第266章:神秘

    夏千遇挑眉,得意一笑。

    言方泽拿她没有办法,何况他哪里会真欺负她,随意的在她床边坐下,“以后我就住到这边来。”

    “可以啊。”不过夏千遇马上问,“你不是有自己的房子吗?”

    “不是别墅。”言方泽一副老子就习惯住别墅的拽样。

    夏千遇摇头,“随你。”

    反正也不是她的房子,她也是借住,况且就是她的房子,她也不会赶言方泽出去。

    这时夏丰来了视频,夏千遇忙接了起来,夏丰现在已经住寝室了,而且上了初中,姐弟两个每晚都视频。

    言方泽直接把头伸进去,“现在我和你姐一起住,嫉妒吧?”

    夏千遇推开他,“一边去。”

    然后和夏丰解释了一下原因,夏丰听到她过敏,拧眉,“姐,你太让人操心了。”

    夏千遇:.....

    言方泽不给面子的在一旁捧腹大笑。

    姐弟两个聊了一会儿,挂了之后,夏千遇叹气,“夏丰是不是成熟的太早了?”

    言方泽不以为意,“小爷像他那么大的时候,小电影不知道看多少了,他哪里早熟了。”

    夏千遇踹他,“以后你离夏丰远点,别把他教坏了。”

    言方泽借机起身,“太晚了,我去把电脑装上,要不要一起来玩游戏?”

    夏千遇摇头,晃了晃手里的小说,“这个更好。”

    “女孩子都是看那个看太多了,所以才会相信爱情。”

    “不相信爱情相信什么?”

    “金钱至上。”言方泽用六亲不认的步伐走了出去。

    夏千遇摇头,看样子还不懂感情,就这副样子,将来早晚有他哭的时候。

    哪知门都带上了,又被推开,言方泽探头进来,“我忘记了过来要告诉你重要的事,暮晨订婚了。”

    说完,啪的一声又带上门。

    室内一片寂静。

    哗啦一声,手里的书也落在地上,才让她回神,默默的捡起书,噗哧笑出声来。

    她在想什么啊,在那天之后,就明白和暮晨不再可能,也不让自己再去想起,甚至这些日子,想到她对言墨不同与旁人的感觉,要真说谁背叛谁,或许她才是那个渣渣。

    订婚也很好,各自安好,他能走出来,她就放心了。

    走廊里,言方泽靠在墙上,一只手插兜,一只手点了只烟,听到卧室里没有响动传出来,这才转身离开。

    他是不想说,可两个人总要开始新的生活,与其一直逃避,到不如面对现实。

    就比如苏暮晨那边,又一次因为母亲的自杀而退让,如今与其母选的女孩子订婚,如果爱可以一步步退让,那还算什么爱?

    他总不能看着小村姑还在这里不时的黯然伤神,苏暮晨选择了,那么小村姑就不可能再是他的。

    夏千遇认真的看着小说,转移着注意力,晚上什么时候睡的也不知道,第二天醒来,卧室里的灯还开着,下楼发现高圆圆早就到了,正一个人安静的在用早饭。

    夏千遇在她对面坐下,“我二哥昨晚来了,一会儿给你介绍。”

    高圆圆握筷子的手微顿,“不用。”

    明显听出来高圆圆的排斥,夏千遇疑惑,难不成圆圆和二哥认识?可是看着也不像啊。

    终于,言方泽下楼了,嘴里还嘟囔着,“习惯这东西果然可怕,明明我天亮才睡的,可是到点就醒,想睡都睡不着。”

    还没有完全睡醒的人,在看到高圆圆后,如见鬼一般,瞪大双眼,“你怎么在这?”

    高圆圆淡淡道,“你能在,我为什么不能?”

    这两人真认识?夏千遇坐在一旁看着,也不插嘴。

    言方泽跳到她跟前,打量了一眼,然后冷笑,“哟,我们的圆圆表妹不是最清高吗?还会到别人家来蹭饭?”

    “不是你的家。”高圆圆不客气的回道。

    “我姓言,你姓高,这房子也是言家的,你说是不是我家?”

    “不是。”

    言方泽暴跳如雷,高圆圆波澜不动,夏千遇却听出了一个:表妹。

    她想到言家兄弟的舅舅那边就姓高,在想到王妈以前在圆圆家,说是抢过来的,现在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圆圆,到学校时你就知道我的身份?”夏千遇猜到了这种可能。

    高圆圆点头,“知道。”

    言方泽跳过来,拦在两人中意,回头对夏千遇道,“你离她远点。”

    “我们一个寝室。”夏千遇提醒他。

    言方泽一副完了完了的样子。

    高圆圆放下筷子,“言方泽,别那么幼稚好不好?我不就是小时候算计...”

    “不许说,你说我揍你。“言方泽怒声打断她的话。

    眼看着这边要吵起来了,王妈在那边该干嘛干嘛,见怪不怪,夏千遇了然,看来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

    她歪头,“言家家训,男人不许打女人。”

    “你怎么帮着外人?”言方泽怒瞪。

    夏千遇耸肩,“家训啊家训。”

    言方泽气的直咬牙,他才不会相信是因为这个。

    “好了,不就是算计你吃口泥巴,至于记一辈子吗?还是你忘记不了泥味?”高圆圆终于把话说完了。

    言方泽到底没有拦住,无力的坐下,把怒气都发泄到吃食上,一口塞两三个小笼包,夏千遇觉得他咬的不是包子,而是圆圆。

    “不用管他,他现在吃不了巧克力,就是因为小时候吃泥巴有了阴影。”高圆圆不以为意,又和夏千遇解释,“我想过和你说我是谁,我怕你会觉得尴尬,就没有说,并不是诚心隐瞒你。”

    夏千遇点头,“我相信你。”

    言方泽补刀,“你前脚相信她,后脚她就能给我卖了,你还在给她数钱。”

    两人直接无视言方泽,然后通过接下来的聊天,夏千遇才知道高圆圆是言方泽二舅舅家的独女,有了亲戚这层关系,夏千遇到觉得与高圆圆又近了几分,说话也自在了些,不用像之前说什么还要想一想,怕哪句说的不对而让对方多想。

    饭后,两人坐在客厅里说话,言方泽冷着一脸坐在一旁,赶他他也不走,眼睛就瞪着高圆圆,“那个方辰不是好东西,你平时盯着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