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 毒?

    毒?

    是毒?

    我们这是……中毒了?

    看着那个少年嘴角欣慰的笑容,从他的口唇嗡动中,读出了他所说的话语的眼镜男以及他的同伴,瞪大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骇异。

    可是……

    是什么时候!

    我们什么时候中的毒?

    根据这个小鬼的话,这种毒应该是一种需要一定时间不间断吸入的毒素……

    可是,我们什么时候吸入了这种毒素?

    然后,下一秒,什么都感觉不到的他们,心中慢慢的泛起了一种无法抑制的恐惧。

    他们是什么时候中招的?

    说实话,他们并没有因为面对的是两个孩子而有任何的松懈,甚至,因为他们这个年龄就参加中忍考试而给予了足够的重视,况且,这两个孩子的身后,还有一个目测实力强劲,基本上是所有参加考试的下忍中数一数二的存在的羽田一叶,他们都做了很多的预案。

    发动攻击的时候,也备足了后手。

    比如,他们一开始的绝杀攻击,设定的不是他们两个现身的,而是变成了起爆符苦无的松田,他们中实力最强劲者,为的就是一击必杀。

    而且,这也是为了避免他们两个现身的攻击被看到,让两个孩子做出什么防御的措施,甚至让他们的攻击失效,所以选择的万无一失的最强者偷袭一击必杀的最稳妥也是最快解决战斗的方案。

    这已经是非常重视,且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甚至,因为想到了这个办法,他们都是相当的确信,这两个孩子必死无疑。

    不过,虽然确信这两个孩子必死无疑,但是,他们还是想了诸多的后续的办法,比如因为两个孩子实力超乎想象,三人溃败的逃脱办法。

    或者他们之中减员之后的各种可能情况的解决办法,其实眼镜男都是有想到的。

    不然,在看到自己之中的最强者被打成了肉泥,在惊得整个人都当机的情况下,他们又怎么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突然反应过来,甚至身体几乎本能一般的就要发动致死的攻击,并且准备各种击杀的手段?

    完全是因为他们早有预案,并且给自己强调这些预案,使大脑在遇到相关的情况之下,能够迅速反应过来,然后像是神经反射一般的传递到身体,发动预案。

    说实话,这方面,他们已经是做到了完美无缺。

    并且,不但是对这两个孩子的防备和攻击做到了他们能够想到的完美无缺,对其他可能存在的队伍,他们也做好乐相当的防备。

    首先,这个眼镜男一开始的轻浮模样,除了是做给这两个孩子看的之外,也是做给可能的来抢食的队伍看的。

    一开始,这个眼镜男露出的各种破绽,以及轻视的态度,乃至胜券在握的模样,除了应付这两个孩子之外,也是在勾引其他肯能的队伍的攻击。

    如果真的有队伍来攻击,只要不是实力相差太悬殊,恐怕是要着了他们的道的,眼镜男同伴一开始的那姿势,防范的其实不是两个孩子的攻击,而是隐藏在暗处的可能的队伍的攻击。

    如果有人攻击眼镜男,那一霎那,他的胸前必然会插着一枚苦无。

    也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攻击的一瞬间,松田也会立即行动,结果两个孩子,拿走地之书,然后,三人趁着攻击者突然被杀,攻击者的同伴难以避免的愣神间,掌握逃跑的先机,杀人越货,直接跑掉。

    一切的一切,他们都安排的仔仔细细,而且进行的也是没有任何疏漏。

    更不可能中毒!

    这两个孩子没有下毒的时机!

    除非,这两个孩子是知道他们在攻击,沿途布下的毒素,可是,这一路他们跟踪了很久,这两个孩子不可能下毒,也没有下毒的机会!

    怎么会中毒?

    他们不可能中毒!

    也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恐惧!

    如果这两个孩子真的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下毒,那可真的是太可怕了!

    尤其是这个下毒的应该叫羽田龙彦的小鬼,他下毒和配制这种无色无味的毒药的能力,在人眼皮子底下下毒的本事,某种意义上来说,草隐最可怕的人,就是这一位了。

    忍者的世界,永远不怕明处的刀剑忍术,就怕暗处的使毒暗杀。

    这个羽田龙彦都能在人的眼皮底下明目张胆而又不被人发现的下毒,未来,绝对会成为无数忍者的梦魇,甚至让大忍村也头疼不已。

    当初雨隐村的被称为“忍界半神”的半藏,就是用毒的高手,只不过,人家是明目张胆的下毒,让你躲无可躲,这个是暗处下毒,让人不知不觉的就中毒死去。

    可以说是一种殊途同归。

    也就是说,这个羽田龙彦,有成为半藏的资质!

    嗯?

    而想到这里,两人心中恐惧渐渐蔓延而起的时候,他们两个却是同时一怔。

    “丝丝……丝丝……”

    一种细微的气体喷吐的声音,从他们连贴着的枝干下传了过来。

    透过枝干,带着一种由固体传播的声音特有的闷闷的感觉,传入他们的耳际。

    下面!

    然后,下一秒,他们的心头,同时闪过了一丝明悟。

    毒,真的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而接下来,以他们丰富的经验,不用多猜,就能够想到。

    此时此刻,在他们的树干底下,有一个喷吐毒素的绑在苦无上的装置,正在不断的向外喷吐毒素。

    而这个装置,是那个羽田龙彦,趁着刚才的爆炸,借着爆炸的气浪给掷上来的。

    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给他们喷吐毒素!

    而从爆炸到爆炸烟尘散尽再到现在,这个时间,也已经是相当久的时间了。

    足够他们中毒了!

    原来是这样!

    借着爆炸的声音和气浪,掩盖了这个喷吐装置……

    不过,就算是知道了是怎么中毒的,他们也无力回天了,现在他们的呼吸还在不断的将毒素吸入体内,而因为感觉不到身体,他们连停止呼吸都做不到。

    甚至,唯一能够停止呼吸的情况,就是他们呼吸系统因为毒素麻痹而失去作用的时候。

    也就是说,只有死亡,才能停止他们吸入毒素。

    而那个时候,也没有意义了。

    没想到……

    我们,竟然死在了两个小鬼的……

    而也就在这时,他们的眼前,也还是一阵一阵的发黑,不知道是毒素的关系,还是内心剧烈的反而表现出平静的情绪。

    他们,已然是无法思考。

    直到,他们眼前真正的一片漆黑,意识沉入了无尽的黑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