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 嚣张

    元罗界天,太皓星宫山门。

    半空中,秦烽带着天陨魔尊现出身形,看着熟悉的山门守护大阵,心底略有几分感慨,自己离开的时间不算太久,当初还只是极天之境的修为,如今回来时却已是货真价实的神仙中人。

    修士的世界,实力为尊,以前那是没办法,如今自己回来,很多以前的敌人都该做个了断了。

    “这就是主人你出身的宗门?”

    旁边的天陨魔尊不以为然地撇嘴:“真的是太弱了!这护山大阵应该是当年开派祖师亲自布置的吧?撑死了就是神仙巅峰的水准而已,哪怕沟通地脉、积累的力量相当雄厚,我若是全力出手,这套大阵撑不过一天就得完全崩溃!”

    秦烽沉默一下,没有反驳它的观点,事实上在见识过璇华宫的护山大阵之后,太皓星宫的基业确实不够看了,充其量就是璇华宫一处分院别馆的层次而已。

    一个是界天内部的道统,一个是势力范围遍及诸多大世界的庞然大物,两者的体量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是不算强,不过在我的手里,她迟早会成为太虚星空中有数的超级道统!”

    秦烽语气平淡地说着,这不是夸大其词,当元罗界天完全整合、只剩下太皓星宫一家宗门时,坐拥一个大世界的海量资源,自然可以培养出足够多的高阶修士。

    “我相信主人您的实力和运数,只不过寻常弟子还罢了,高端战略力量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有的,起码也得拥有不下二十位金仙大能坐镇,才能撑起一家超级道统的根基吧?最好还得有太乙金仙,否则很多事情都不好办的。”天陨魔尊皱眉道。

    金仙人物的成长、诞生可不是小事,资质根骨、心性气运、资源和时间等条件都不能缺少,那些拥有多位金仙大能、甚至太乙金仙坐镇的超级势力,哪一家不是传承了上百万年岁月、历经无数风雨、才拥有这样的雄厚底蕴?

    秦烽呵呵一笑:“自己没有,那就去抢别人的呗!你算是本座抢过来的第一个打手,将来就是太皓星宫的第一位金仙级别的太上长老,当然你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

    天陨魔尊脸色一阵变幻,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主人你这样的人物,不入魔道真的是太可惜了,如果你去沧古魔界,那里绝对会有你的一席之地的。”

    “当然,等修为到了,肯定是要去看看的!”

    秦烽挥挥手,冲着远处的山门打出一手灵诀,清幽灵光如涟漪般扩散,立时引起了里面当值长老的注意。

    “来者何人?为何有我太皓星宫的令信?”

    护山大阵内部,十余道遁光激\射而出,向着秦烽迎了过来,为首的长老硬邦邦地喝道。

    “怎么?你连本座都不认得了?”

    秦烽脸色冷了下来,自己可是太皓星宫名正言顺的道储,到了山门前居然还会被人挡驾?难道是宗门内部出了什么变故不成?可他记得那个天仙长老沧青雉已经被自己给弄死了,鬼谷尘等人也早已化灰,姬冰凰已是真正的天仙,宗门里究竟还有谁敢和自己作对?

    “秦烽,原来是你……”

    那长老不过是返虚境修为,仔细一看,终于认出了他的身份,脸色顿时变得复杂莫名起来。

    秦烽手一挥,一重金芒将对方连同十余个弟子尽数困住,语气冷冽:“给你三十息时间,说出宗门变故的缘由,否则我只好让你魂飞魄散了!”

    “你……你……”

    感应到他超越了天仙的恐怖气息,长老面色惨变,结结巴巴地道:“秦烽,我……我没有冒犯的意思,是太清玄都门来了三位神仙老祖,一直堵在宗门议事殿里,逼迫掌教交出你去领罪,还说……说要代替太皓星宫清理门户!”

    “因你一直在外未归,太上长老们自知不敌,因此为了宗门大局,多数倾向于将你推出去牺牲掉!所以……”

    秦烽眼神越发冷厉:“那三个老东西是谁引来的?俞清羽吗?”

    长老吃惊地看着他:“你居然猜出来了?是这样的,掌教打算清查俞长老过去数百年分管负责的某些账目问题,那老家伙自知难逃死劫,于是孤注一掷当了内鬼,勾结太清玄都门的人上门胁迫掌教和一众太上长老,并打算扶持自己的后辈俞星鹤上位当道储。”

    “如今那家伙仗着有三位神仙老祖撑腰,正在宗门里大肆收买拉拢亲信,排挤打压和他不对路的人。幸好你回来了,不然这宗门基业可就全毁了!”

    “好,好,好得很!”

    秦烽连连冷笑:“这老狗是活的不耐烦了吗?三个神仙很了不起?我今天就清理门户,顺带连整个太清玄都门一起灭了!”

    他这话带上了一丝法力,滚滚激荡,瞬间传遍山门内外,几乎所有人都被惊动。

    此刻的宗门议事殿里。

    姬冰凰面色紧绷一言不发,在她的身边坐着鹤发童颜的姬长丰,清光缭绕,气息苍茫,居然也是神仙修为,只是气息不太稳定,应该是才晋升不久的。

    而在对面,则是端坐着三个华服锦袍的老者,两鬓斑白、容颜看起来却相当年轻,乃是太清玄都门的君无牙、君元空、君无际三位神仙老祖。

    作为元罗界天的第一大道统势力,底蕴更强是必然的。这三个老家伙已在宗门里坐镇十余万年,正是因为有了他们,太清玄都门的地位才始终稳如磐石。

    君沧海站在旁边,面上的表情嚣张而得意,能够凭借绝对的实力逼迫一家大宗门的高层低头服软,显然让他舒爽不已。

    每每想到那个让自己吃了大亏、灰头土脸的秦烽,君沧海就忍不住怒火中烧,如今有了三位老祖坐镇,非得将他拘拿过来狠狠羞辱折磨个够,然后抢走他的那两个道侣,才能消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道友,考虑得如何了?”

    为首的君无牙慢似条理地道,带着高高在上的气势:“元罗界天大劫在即,各家道统理应同舟共济、共渡难关。为了这个大局,所有的不安定因素都应该提前清除掉,那个秦烽曾经打伤我太清玄都门道储,抢走了本属于他的机缘,这是无可饶恕的重罪,贵方必须得给我们一个交代。”

    姬冰凰冷哼道:“诡阑秘境可不是你家开的,里面的机缘自然是能者居之,凭什么说那两件灵宝就是属于太清玄都门的?”

    君元空皮笑肉不笑地道:“能者居之么?或许吧,我们师兄弟三人齐至,不知贵方接不接的下来?若是接不下来的话,那还是交出秦烽的好,以免两家伤了和气!”

    “那两件灵宝当属于君沧海所有,还有掌教你收的两个义女,听说资质根骨很是不错,正好君沧海身边还缺两个小妾侍候,不如就许给了他吧,以后我们也算是一家人了!”

    他的意思很直接:我们有三人。而你们这边只有一个神仙老祖,实力对比悬殊,想拒绝是没有用的。

    姬冰凰心底震怒,暗地里摸了摸藏在袖中的一枚金仙符篆,这才勉强平静下来,真要撕破脸的话,她绝不会让太清玄都门的人好过。

    姬长丰声音沉稳:“天水老祖即将出关,他也是神仙巅峰修为,你们想逼迫我太皓星宫自毁根基,这是不可能的。”

    君无牙眸露精光:“你们的那位天水道长虽然也是神仙修为,可惜寿元将尽,怕是无法出手了吧?何况就算可以,三对二的情况下,我们依旧有优势,只要拖住了你们,剩下一位神仙老祖半刻钟时间就可以杀光你们宗门上下所有弟子,不知你们拿什么抵挡?”

    “何况,我们还有两位师兄在宗门里坐镇,此番没有过来,你们若是执迷不悟,那就怪不得我们要拿太皓星宫的基业立威了!”

    姬冰凰霍然而起,正要怒斥,外面天穹上传来秦烽滚滚炸雷般的声音,瞬间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

    “是谁在外面喧哗?口出狂言?”君无际冷着脸道。

    “应该是秦烽回来了。”

    姬冰凰脸色阴转晴,娇躯化作流光飞出了大殿,三个老家伙神色微变,身影消失在原地。

    半空中,秦烽负手而立,看着太清玄都门的三个神仙长老冲出,对着靠过来的姬冰凰点了点头,示意她不必担心。

    姬冰凰心理微甜,只是碍于身份,众目睽睽之下不好多说什么,不过她忽地觉得有些不对劲,仔细盯着秦烽看了看,美眸圆睁,心底的震撼简直无以言表。

    “居然……居然已经是神仙修为了?怎么可能?”

    她一度觉得自己的感知出了问题,这家伙当初和自己同修后分开才多久?居然就再度晋升了?世上怎会有如此妖孽之人?

    “你就是秦烽?”

    君无牙眯了眯眼睛,阴冷的眼神扫视过来:“我们正要缉捕你,想不到你居然自己回来了,如此也好,交出你在诡阑秘境中的所有收获,再去太清玄都门叩头请罪,或可活命,否则这天地虽大、却绝无你的容身之地!”

    秦烽慢慢擎出了裂空断鈅戟:“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们三条老不死的狗东西上门滋事!君沧海你这猪狗不如的废物,自己技不如人,就想着回去找宗门里的老不死出来给你撑腰?可惜没有用的!”

    “什么?你……”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他的话惊得目瞪口呆,敢于对神仙老祖如此出言不逊,就是太清玄都门的掌教都没有这样的胆量,这个秦烽得是有多嚣张?

    君沧海的脸涨成了猪肝色,身为宗门道储,他从小就被无数人捧在手心里,什么时候被这样毫不留情地挖苦羞辱过?

    君无牙面色黑了下来,怒极而笑:“好,很好!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我要活剐了你!而且不会让你这么痛痛快快的死去,我们会把你的魂魄禁锢镇压在九幽毒炎中炙烤折磨万年,让你生不如死!”

    说着,天穹上乌云急速翻滚着涌过来,虚空悄然凝固,三个神仙合力布下禁制,要防止他逃脱。

    “我懒得出手,你替我把这几条狗打发了吧!”秦烽轻描淡写地道。

    天陨魔尊答应一声,嘎嘎怪笑着,五指化为方圆百亩的骨爪,轻轻一震,轰隆巨响中,所有的禁法瞬间崩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