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1章 他开心得像个孩子

说真的,司雪梨到现在还不习惯舒静美动不动就跟她道谢的举动,总让她觉得恍如隔世,人心莫测。
毕竟眼前的人,曾经可是完全听信司晨的谗言对她恶言恶语,不闻不问。
现在却反过来,动不动就对她所做的事表达谢意,还真让人不适应。
司雪梨笑了笑:“举手之劳。”
佣人把小小宝抱过来了,司依依一直对着小小宝做鬼脸,看来也是很喜欢小孩子,司雪梨见状,朝着舒静美道:“你抱抱他吧。”
瞧舒静美脖子伸得跟长颈鹿一样,也是望孙心切。
舒静美听到这句话,像得到什么大恩赐似的,眼眶蓦然红了,然后站起来,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从佣人阿姐手里接过一个半月大的小小宝,坐下。
“咕咕咕~”舒静美低头逗着怀里的小家伙,看着小家伙又白又嫩的脸蛋,是她梦寐以求的男孙啊,心里越发悔恨自已过往所做的一切。
如果不是她糊涂犯错,被欺骗得彻彻底底,那么如今享受天伦之乐的人,就是她了。
司依依见舒静美又哭了,努起嘴:“妈妈别哭。”
“没哭。”舒静美腾出一只手擦擦眼睛。
司雪梨不知道说什么好,站起:“我去给你们切水果,有种葡萄很好吃,你们也尝尝。”
一个小时后,舒静美和司依依依依不舍的离开庄园,就算再留恋,但这不是自已家,做人还是得有分寸的。
司雪梨送两人离开后,见距离晚餐还有一段时间,而大宝小宝还没下课,便钻进庄臣的书房,用他的电脑处理慈善机构的事情。
新的办公室已经找好,接下来就是搬迁以及雇佣,章雨每天都会和她交代事情进度。
司雪梨忙着忙着,打开网页想找资料时,右下角弹出来的旅游小广告吸引了她的视线。
背景是温泉,鹅卵石堆砌成一个圆形的形状,池里烟雾袅袅,一男一女头顶毛巾,正闭着眼睛靠着这些鹅卵石静静享受着。
没什么文字,但这图片莫名有吸引力,让司雪梨点了进去。是某本的旅游广告,五日四夜,温泉之旅。
莫名的,司雪梨想起之前林悠悠说的话,什么奖励,以及她问庄臣喜欢什么时,他说只想两个人静静的呆上两天。
现在小小宝一个半月大了,而且又好带,并没有非她不可,只要带他的人不是庄臣就一定不会吵闹,她完全可以腾出两天。
庄臣表现得这么棒,真叫她不忍心一直冷落他。
想到这里,司雪梨转去看两天一夜的短途,都是周边游,也有温泉,或者度假圣地。
晚上。
一家人吃完饭后水果,便各自散开,各忙各的。
司雪梨见庄臣直接上了书房,知道他要开始忙公事,便跟着上楼,打算在他正式忙碌之前,跟他谈谈旅游的事。
叩叩。
司雪梨站在门口,没有直接闯进去,而是抬手敲门。
敲门的间隙里,她打量了庄臣。
庄臣在家多了几分随意,领带和袖扣都摘下来了,并将领子最上面的两个扣子解开,露出一小片精壮的胸膛。
浓眉大眼,额头光洁饱满,头发一根根直挺挺向上竖着,像刚毅的刺一样,一如他给别人的感觉。
不得不说,三十多岁能有这个样子,真的很难得。
司雪梨走进去:“老公,我下午用了你的电脑。”
庄臣刚把电脑打开,就算雪梨不说他也知道,因为桌面的东西摆设都不一样了:“怎么了?”
“老公,你下个月哪个周末比较有空。”司雪梨走到庄臣身后,弯下腰搂着他的脖子,两人脸蛋相碰,一副亲昵状。
“……”庄臣真不习惯雪梨这么热情,她扑过来的时候身上有一股甜甜的味道,直直勾起他心底的馋虫,但念及雪梨总觉得自已没有恢复好,他也压了压心里的妄想:“我都有空。”
他是老板,想放假就放假。
“不如我们抽两天去旅游?”司雪梨提议。
虽然从生理上说她已经恢复完毕,各项检查都达标,每天有汤水有康复课程,让她比旁人恢复得更快更好,但司雪梨在心理上总觉得自已没恢复完毕,为了踏实点,所以她决定将旅游时间定在下个月。
这样粗粗估算,她是产后三个月,不管做什么,她心里也落得踏实。
“这么突然?”庄臣十指在键盘上敲击,输密码进去:“小儿子才三个月大,可以出门?女儿学校也要请假。”
劳师动众只去两天,有点浪费,庄臣想提议不如把日子延长。
司雪梨汗颜:“谁说带他们的,不带,就我跟你,我们两个去玩两天回来。”
“……”庄臣听到我们两个的时候,呼吸都要停止了,这个提议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
意思是,她觉得自已准备好了,可以……
“真的?”庄臣抬起头,一脸惊喜,一脸不可置信,雪梨竟然要扔下孩子陪他出去玩两天?
庄臣第一次感受到自已在她心里的地位是超越孩子们的!
“骗你干嘛。”司雪梨心里微微郁闷,她在想她平常是有多忽略庄臣啊,才会让他听到单独出去旅游两天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你想去哪,温泉山庄,还是一般的度假山庄。”
温泉山庄就是以泡温泉为主,各式各样的温泉池可以选择,一般的度假山庄就是住在美美的古镇里,晚上可以逛街,可以游船。
她下午大概看了一下,就这两种选择。
“都行,”庄臣已经乐得说不出话来了,他抓着雪梨的手臂,让她坐到自已怀里,啄了啄她白皙嫩滑的脸蛋:“你什么时候有这种打算的?”
“下午。”司雪梨坦诚:“打开一个网页的时候,弹出了旅游广告,就突发奇想了。”
“那你想去哪里?”庄臣问着,又亲了亲老婆的脸蛋,他实在太高兴了,当了那么多年的爹,总算有两天可以撕掉爹地的身份,和老婆过一个没有孩子的周末。
“我感觉度假山庄好玩一点,可以逛街,又可以游船。温泉那里就只是泡温泉。”司雪梨说。
“好,就去那,名字叫什么,我立刻订票。”庄臣手摸出鼠标,打开网页,准备开动。
“这么急啊,再等等呗,万一你那周没空,或者有降价活动呢。”
庄臣一脸严肃:“不行,不能等,谁知道你会不会反悔不想去了,把票买了,你心疼钱的份上,一定会去。”
“……”司雪梨没想到自已被他看透透。
不过,她真的是这样,看在买了票的份上,抱着打死也不能浪费的念头一定会出发,就算现在她算是很多有很有钱,但以前穷的日子太久了,一些习惯还是无法丢掉。
司雪梨只好配合庄臣,把度假山庄的名称说出来,让庄臣在网上订票。
两人票,庄臣直接订了最贵的那个套餐,酒店好,景内所有的设施门票也囊括,而且选的日子是十一月第一个周末。
可想他有多着急。
“……”司雪梨见票已经订好了,无话可说,从他怀里站起:“好了,票已经定了,你就安心工作吧,我去找孩子们说说话。”
她真的好忙碌,大宝小宝是一组的,小小宝是一组的,庄臣是一组的,她每天就围着这三组人转圈圈。
“好,去吧。”庄臣高兴得眉头飞扬,整个人像做了美容似的,容光焕发。
……
翌日。
司雪梨在邹君瑗的牵线下,知道Queen今天会在弘法寺请愿,于是一大早起来亲自炖了Queen最爱的冰糖雪梨,打算直奔弘法寺,谈一谈和解。
邹君瑗怕司雪梨会把事情搞砸,一个心疼自已大哥,一个心疼自已外孙,各有各坚持的道理:“不管芳华说什么你忍一忍,她就是嘴上这么说而已,难不成真不给云骁看小小宝吗,你让她出口气就行。”
“嗯。妈妈,那我出发了。”司雪梨拎着保温壶上车。
经过半小时的车程,司雪梨去到庄严肃穆的弘法寺,这座寺庙建在平地,占地面积不算大,但是香火十分鼎盛。
司雪梨下车后,有一个僧侣双掌合着出来迎接她,说Queen现在正独自在最里侧的大厅供奉,说着,在前方带路。
司雪梨知道这一切肯定是邹君瑗安排的,让她能早点见上Queen,两人好好谈谈。
司雪梨抱着怀里的保温壶,跟在小僧侣身后,穿过一间又一间的建筑。
终于,到了。
小僧侣停下脚步,指路:“Queen夫人就在前面那幢建筑里供奉。”
“谢谢。”司雪梨低头道谢后,独自朝着前方走去。
这里没有多余的人,很清净,不知道哪传出一群僧人正在念经的声音,确实使人身心安宁,难怪Queen这么喜欢来寺庙。
司雪梨上台阶后,正准备进入大殿,结果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妈,你一定要救我啊。”孙佳碧跟Queen一同跪着,只是Queen面向的是诸佛,而她面向的是Queen,经历了这段时间的折磨,实在感觉生不如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