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发作

这时的病房中,少东家亲昵的问着唐黎佳话,大多都是对她的关心,顾可彧这时也不好在说话了,只是自己在这里,总觉得有些碍事儿,于是就起身准备要走。
唐黎佳看到顾可彧起身,说道:“可彧,你别走,好好看看这两个人的下场。”
顾可彧也的确想亲眼看看这两条毒蛇准备怎么解释。
过了好久,病房外有了动静,两人进门到病床前的速度,那叫一个慢,半天才磨磨蹭蹭的靠近病床。
这时的病房之中,特别安静,感觉连空气都凝结了,一旁坐着的顾可彧狠狠的盯着他们。
顾可君受不了了,弱弱的说道:“少东家,找……找我们有事?”还是一副可怜的神情。
顾可彧知道这是她的惯用伎俩,顾可君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掉落,像断了线的珠子,让人听着也觉得可怜。
说实话,对于顾可君的哭戏,顾可彧还是十分佩服的,要是顾可君不走歪门邪道,说不定会是个好演员。
可少东家并不理会装可怜的她,质问道:“顾可君,有些手段啊,我还真是看错你了,这样的胆大妄为,做出这样的事,还问我有何事找你?”
少东家说着,走到了顾可君近前,扬起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丝毫没有任何的余地。
顾可君被这一巴掌吓蒙了,捂着自己红肿的右脸,啜泣着说道:“少东家,你说什么啊,我没有,我做什么了,惹你这么生气。”
语气中多是委屈,像是有着天大的冤情,她说完,本来还是一副可怜的样子,但是看到一旁的顾可彧时,眼神中一下就多了狠毒。
然后突然说道:“少东家,是她诬陷我,就是她!先害了唐黎佳,这会儿又准备栽赃在我身上,黎佳的演技比她好的多,她有嫉妒心理,是她啊,少东家!”
顾可君喊得声嘶力竭,右手直指顾可彧,像是帮少东家找出了元凶一般。
而这时的顾可彧面无表情,对于这样的戏码,她见得多了,再说了,这样的泼脏水顾可君又不是第一次做了。
顾可彧没有理会顾可君,在她眼里,顾可君就是个疯子,这时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少东家的脸上,想看看他是何反应。
少东家怎会听信顾可君的鬼话,没等顾可君往下说,少东家就从腰带的挂件中拿出了准备好的皮鞭,对着顾可君就是一顿抽。
皮鞭上下翻动,呼呼生风。可见少东家用了十足的劲儿。
“事情都败露了,还不承认,真是嘴硬。”
一边说一边挥动皮鞭,继续抽打。
“啊!啊!啊!”
顾可君的惨叫充斥在病房中,顾可君甚至疼的倒地了,可少东家还是没有放过她,顾可君在地上翻着,躲着少东家落下的皮鞭,说道:“少东家,相信我啊,真的不是我,别打了,不是我!”
声音凄厉,语气哀怨。
“真是不好好教训你,你就不长记性,还不承认,看来是没挨够鞭子。”
说完,少东家手上的鞭子下的更重了,脸上的狠毒显而易见,他狠狠的咬着牙,甚至比平日更加暴戾,顾可彧还从未见过他如此狠辣呢。
几下过后,顾可君的衣服就裂开了,她疼的哀嚎,但还是不承认这件事就是她做的,顾可彧也还没见过她这么硬气呢。
她越是不承认,少东家的鞭子打的越狠,不一会儿,皮鞭也用的有些不解气了,少东家突然开始扬起拳头打去,顾可君没有反应过来,所以根本没有躲闪。
这拳头的力量不容小觑,一拳下去,顾可君飞出去一段距离,侧躺在地上,捂着肚子,一动不动了。
就算是这样,少东家还是没放过她,追上去,用脚踩在后背上,重重的又踏了几脚,踩完后,又伏下,用手抓起顾可君的下巴,恶狠狠的瞪着她,说道:“现在呢,还不准备承认吗?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被捏着下巴的顾可君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少东家的手劲太大,顾可君的脸色苍白,低额头还有虚汗冒出。
说完,没等顾可君反应过来,少东家的一巴掌又落在了她的脸上,这一下,也不轻,嘴角一下子就有血液流出。
顾可君被打蒙了,整个人像是失去了魂一样,爬在地上,毫无生气,但还是没有承认这件事,她是始作俑者。
说实话,她怕承认了,少东家的怒气会更加大,那到时候估计她就会被打死的,所以她根本不敢承认。
少东家又伏下,冷冰冰的说道:“疼吗?不准备说点儿什么吗?”
顾可彧想到前不久唐黎佳说的,少东家有躁狂症,果然这般凶恶,顾可彧是恨顾可君的,可是看到少东家的手段,也真是吓了一跳。
少东家越是看顾可君满身伤痕,在地上毫无反抗,就越是打的厉害,到了最后,像是打红了眼,整个人可怕异常,像是个嗜血的魔鬼。
顾可彧有些坐不住了,回头看了看唐黎佳,她现在的神情也是十分慌张,慌张中有些害怕,两只手死死的抓着床单,分明有些焦虑。
这时少东家停止了拳头,顾可君刚松了一口气,偏偏又被少东家扼住了喉咙,少东家手上的力度逐渐加大,顾可君的求生欲,使得她用手拼命的扳着少东家的手指,希望他可以松一松。
可少东家的手还是持续的用力,掐的顾可君的脸胀的通红,不一会儿变成了惨白,还有豆大的汗珠从脸颊上滚落下来。
顾可君这濒死的样子,并没有让少东家停手,反而看着她痛苦,脸上竟然出现了喜悦的神色。
看着顾可君快要窒息了,这时只听一旁的梁铭思说道:“少东家,求求你,放开她吧,不是她做的,是我做的,再掐下去,要出人命了。”
本来看着少东家对顾可君都可以如此狠毒,十分害怕的他,这时也不能不再向后退了,梁铭思跪倒在少东家的脚下,苦苦哀求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