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战略委员会

    邓伯川何等精明?林中峰和手下驱魔人的态度变化,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

    非但如此,就连江少阳都不可察觉的向前走了一步,虽然并没有拔刀出鞘,但却有意无意的封死了邓伯川的后路。

    这个变化看的我悚然一惊,连三魂七魄都微不可查的哆嗦了起来。

    他们想要对邓伯川下手?开什么玩笑!

    邓伯川是谁?他是镇北军团的军团长!是特案处的创始人!是可以跟天下七老相媲美的驱魔高手!

    在整个中土世界,除了那些文职人员,地位能跟他比肩的不超过一个巴掌!

    哪怕是平魔军的军团长徐剑秦,见到了他也得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前辈!

    他镇守锡林郭勒城三年,在长达一千多公里的生死防线上,从来没有发生过成建制的邪祟入侵之事!

    如此人物,说是中土世界的中流砥柱也毫不为过!林中峰难道疯了?竟然敢对他下手?

    这不是公然叛变吗?

    邓伯川神色凛然,双目如电,他旁边的一位旗长厉声喝道:“林中峰!你想干什么!”

    林中峰向前走了一步,忽然从怀里摸出一份文件,大声说道:“邓伯川接令!”

    我的三魂七魄微微动荡,第一眼就看见了文件上面一个硕大的五角星印章。

    印章下面,写着中土战略防御委员会几个正体楷书。

    不等邓伯川回话,林中峰就大声说道:“按照中土战略委员会所颁布的条例,任何驱魔人,若是有阻碍中土驱魔大计,或者有投诚邪祟的意思,都要接受战略委员会的调查!”

    “我乃是中土战略委员会的高级成员!受委员会委托,专门调查邓伯川的叛变事宜!邓伯川!请你放下手里武器,移交手中工作,跟我们走一遭!”

    这话一说出来,指挥室里的所有人顿时轰然炸开。

    中土的确是有一个战略委员会,地位还挺高,只不过里面的成员大部分都是不懂阴阳的普通人。

    之所以要成立这个部门,主要是因为四大驱魔军团囊括了中土所有的精锐战兵,又执行战时管理条例,权利极大。

    邓伯川,徐剑秦,铁木耳,蒋先生,随便一个,都是手握重权的封疆大吏。如此大的权利,岂能不受到监督?

    四大兵团隶属于中土特案处,所以监督的权利自然不能落在特案处手中。于是在一些民间驱魔人和普通人的呼吁下,中土战略委员会就成立了。

    战略委员会的权利极大,他们上到军团长,下到一个普通的驱魔战兵,如果有必要,连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都能调查出来。

    他们除了监督四大军团做出有损中土利益事之外,还会监督是不是有人利用战争中饱私囊,大发国难财,是不是有人对生死之战的胜利产生了疑问,有没有投靠死人的迹象。

    谁也没想到,这个表面身份是民间驱魔人的林中峰,竟然是战略委员会的高级成员,倘若他在这个时候让邓伯川接受调查,邓伯川有义务对林中峰的要求作出回应。

    指挥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僵硬起来,邓伯川和手下旗长脸色难看。现在半个锡林郭勒城都被攻陷了,每一秒钟都有不知道多少驱魔战兵死在邪祟手里。

    这种关键时候,林中峰竟然想要夺邓伯川的权!

    邓伯川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他森然说道:“林中峰,你是认真的?”

    林中峰喝道:“按照中土战略委员会规定,不管是谁,只要被接受调查,必须要交出手中所有权力!邓伯川!你虽是镇北军团的军团长!也必须要遵守战略委员会的条例!否则的话,我们有权利怀疑你是不是有了叛变的心思!”

    他一挥手,两个驱魔人向前走了一步,手里各自取出来了一个沉重的枷锁。枷锁是用精钢铸造,上面有细密的符文纹路。

    这玩意儿是第一研究院的作品,专门用来囚禁驱魔高手。材料可以让大部分驱魔人无法挣开,上面铭刻的符文,也能隔绝阴阳,让驱魔人无法再动用自己的半点本领。

    手铐脚镣一旦套上,任凭你手段通天,也得老老实实的听从命令!

    一个旗长怒道:“干什么!军团长大人只是接受调查!没有下定论之前!谁敢给他上刑!”

    旁边的江少阳慢悠悠的说道:“按照战略委员会规定,对付手段极其强悍的驱魔人,如果视情况必要,可以不经调查,先行囚禁。”

    “这是因为驱魔人手段太过厉害所做出的补充协议,在中土决策会议中,是经过特案处十大高手同意的条例。”

    邓伯川哈哈一笑,随即脸色一沉,喝道:“好!好一个林中峰!你们想要天生子的尸体,竟然使用出了如此手段!”

    “临阵换将,你们是唯恐镇北军团死伤不够惨重,唯恐邪祟无法占据锡林郭勒城是不是!”

    “如果青衣鬼王攻破了生死防线,这个责任谁来负!”

    江少阳笑道:“军团长放心,末将带来了平魔军的三万战兵,整整三个旗的编制!只要一声令下,马上就能突入锡林郭勒城,控制局面!”

    “现在还是请您移交手中权利,接受战略委员会的调查。如果您是清白的,没有拥兵自重的心思,委员会必定会给您一个清白。”

    事到如今,任何人都知道林中峰到底想干什么了。

    他们想要的就是天生子的尸体,想要的就是镇北军团跟青衣鬼王的鬼兵尸将们斗的两败俱伤!

    只有这样,无数怨气和灵魂碎片才能融入天生子的身体里面,才有可能唤醒帝铭大统领!

    林中峰无法说服邓伯川,只好动用了自己的权利,想要以调查的名义把邓伯川控制起来,然后再发号施令,制造出自己想要的局面来。

    邓伯川何等精明?哪里看不出他们的想法来?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就算我接受调查,移交权力,也只能移交给手下旗长!你们调动不了镇北军的!”

    林中峰笑道:“我们不需要调动镇北军,我们只需要调动天生子的尸体就行了。邓伯川,现在锡林郭勒城局势糜烂,战死者不计其数,第一个条件已经达成,我们只需要那具尸体!”

    邓伯川猛地醒悟过来,没错,不管镇北军的权利到底落到谁手里,这场仗终究是要打下去的。

    既然无数怨气和残魂都已经出现,他们需要的只不过是天生子的尸体。

    从名义上讲,天生子的尸体是林中峰和镇北军团共同守护。现在镇北军的军团长出了问题,谁还能拦得住林中峰?

    到时候林中峰跟江少阳同流合污,到时候锡林郭勒城的大难不可避免!也会彻底的让中土得罪那些天生子的遗部!

    这种事情,邓伯川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发生!

    只听邓伯川一声大笑,说道:“林中峰,这里是镇北军!这里的二十个旗长,全都是听我的命令!你想要天生子的尸体,先问问我同意不同意!”

    林中峰双眼精光闪烁,喝道:“邓伯川!拒绝战略委员会的调查,等同叛乱!各位!还不动手?”

    那两个手持手铐脚镣的驱魔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对邓伯川喝道:“前辈!得罪了!”

    话音刚落,只听风声呼呼,手铐脚镣已经朝邓伯川的双手双脚卷了过去。

    他们一动手,旁边的几个旗长立刻抽出军刀,向前跨了一步。却听到江少阳淡淡的说:“各位旗长,想明白了,一旦跟战略委员会动手,等同叛乱!”

    “镇北军团是中土的镇北军团!不是他邓伯川一人的!”

    这话一出,几个旗长顿时停下了脚步,彼此之间面面相觑,颇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但凡能做到一旗之长,谁不是出类拔萃的驱魔高手?要他们冲锋陷阵,斩妖除魔,定然是个个拿手,但要让他们跟战略委员会作对,还真很没那个胆子。

    面对两个驱魔人的进攻,邓伯川哈哈一笑,伸手一指,又抬脚一踹,刹那间,手铐脚镣顿时飞了出去。

    那两个驱魔人双手巨震,只觉得虎口疼痛,满是鲜血。

    邓伯川轻描淡写的一击,竟然让他们两个驱魔高手都扛不住!

    林中峰厉声喝道:“邓伯川!你真想跟我们作对?再上!”

    又有七八个驱魔人越众而出,团团把邓伯川给围了起来。领头的一人对邓伯川拱拱手,叫道:“前辈!得罪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有人大声喝道:“报告!”

    邓伯川微微一怔,叫道:“进来!”

    两个传令兵掀开帘子,直接冲了进来。他们看到眼前的情景微微有点愣住,但随即敬了个礼,大声道:“军团长大人!前线吃紧!青衣鬼王释放了凶魂厉兽!我驱魔战兵死伤惨重!”

    “第三旗铁飞所部无法固守住市体育馆!请求特殊战斗营的驱魔高手进行增援!”

    “第一旗周定国所部,战损率达到百分之六十!请求退守市图书馆,构建第二道防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