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3章 又给拉回来了

    小糯米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元教授,方才他还喋喋不休,但是看到姥爷这么紧张的模样,他小小的心里就有些奇异的感觉。

    “姥爷,”小糯米忽然有点担心地看着他,“您就不怕我是假的?

    就舍得给我买吃的啦?”

    这声音,软萌软萌,元教授的心当场就化开了,化得一塌糊涂,以致泪水模糊。

    “舍得,要什么都舍得,你这眼神跟你妈妈小时候一模一样。”

    他抚摸着小糯米的脸,五官是不像的,但是这稚气单纯却又透着聪明的眼神,就跟他妈妈一样。

    元妈妈和元哥哥以为家里出了事,急匆匆地回来,进得家门,元哥哥喊了一声,“爸爸,出什么……”他没嚷完,迅速被元教授捂住了嘴巴拖到一边去,“嘘,睡着了,睡着了,别吵。”

    “谁睡着了?”

    元哥哥挣脱元教授的手探头去看,只见沙发上躺着一个酣睡的小孩,“咦?

    谁家孩子?”

    “你妹妹的,你妹妹的儿子,叫宇文和,字忍冬,小名糯米,给他叫了吃的,吃着吃着就睡了,你看,那奶茶都还没喝完呢。”

    元教授说。

    元哥哥吃惊地看着他,然后迅速把他拉到一边去,“爸,就为这事你叫我和妈妈赶回来?

    你被人骗了吧?

    这孩子谁领来的?

    问你要钱了吗?”

    元妈妈一路赶回来也吓得够呛,却没想到是这个事,不禁也没好气地道:“你瞧你,这事还能上当了?

    你白捡这么大的孙子啊?”

    “不是,真的啊。”

    元教授激红了脸辩解。

    “有什么证据?

    就凭人家跟你说两句你就信了?”

    元妈妈气得够呛的,走上前去看着那孩子,不禁无奈地道:“你看他哪一点像你闺女啊?

    你闺女现在在哪里你知道的吧?

    她的儿子怎么会在这里啊?

    你是想女儿想疯了,谁都信。”

    元教授被他们这么一说,挠挠头,“但是,这个孩子……他一来就叫我姥爷,也问了你们的事,孩子总不能撒谎。”

    “谁带他来的啊?”

    元哥哥上前搭着元教授的肩膀,叹了口气,“爸爸,您可真是够单纯的啊。”

    元教授看着儿子,有些困惑,“可这感觉是不会错的,他说得出你妹妹的名字。”

    “妹妹名声这么大,谁不知道她啊?”

    元哥哥失笑,“好了,爸爸,快叫人带他回去吧,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别处拐带过来的,回头您还犯上罪了呢。”

    元教授摆手,“不,不是,他是自己来的,他今日是在医院里头跑的,也不是医院,是从殡仪馆的车上跑了,本来都宣布死亡,不知道怎么活过来,还跑家来了。”

    “死了又活过来?”

    元妈妈和元哥哥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

    “所以啊,很诡异,你妹妹的事本来也是很诡异的,现在警察在找他,你们看,要不先报警送回去?”

    元教授觉得不能让警力白白浪费,得对人家有个交代。

    “要不,先等他醒来吧,警察一来就得吵醒他。”

    元妈妈是心疼孩子的,见这孩子睡得如此酣甜,不忍吵醒。

    “也行!”

    元教授道。

    这毕竟是个大事,所以大家都守在家里头,本以为这孩子睡一个小时怎么也得醒来了,殊不知到了晚上十二点,还没醒来。

    北唐。

    小糯米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他爹大写的脸,“米啊,醒了?

    你去到了吗?”

    他侧头看过去,包子和汤圆都醒来了,在吃着丸子呢,他揉揉眼睛,有些埋怨,“爹爹,你干什么吵醒我啊?

    我在那喝着奶茶呢。”

    “喝茶?”

    宇文皓一怔,“你去哪里喝茶了?

    你是不是去到了?

    见着姥姥了吗?”

    “没见着姥姥,就见了姥爷,您这叫醒了我,我那边就得睡觉了。”

    小糯米扁着嘴巴特别委屈,那些东西可好吃了,都没吃过。

    “你真见着了?”

    宇文皓大喜过望,“好,你快睡,快睡,再回去,叫姥爷带你去找方丈。”

    “我睡不着了。”

    小糯米爬起来,睡眼惺忪地走过去,“吃丸子呢?

    我也要吃。”

    包子和汤圆齐刷刷抬头,“自己找奶娘去。”

    他俩没去到,正懊恼呢,没想小糯米去了,更是嫉妒不甘。

    “欺负弟弟是不是?”

    宇文皓一手夺过来给小糯米送过去,回头就瞪眼斥责,“不知道弟弟辛苦啊?

    吃一口都得跟他抢,还有没有点当哥哥的样子了?”

    说完,温柔地对小糯米道:“米,快吃,吃饱之后饭气攻心就觉得困了,困了就马上去睡。”

    包子和汤圆狠狠地瞪了小糯米一眼,碍于老父亲在,不敢有动作,只能满心不甘地坐在那里。

    小糯米吃了两口就不吃了,往前一推,皱起眉头道:“什么东西忒难吃了,爹爹我跟你说,姥爷给我买了外卖,有披萨,有奶茶,有蛋糕,可好吃了。”

    看着有点飘的小糯米,包子和汤圆忍下揍他的冲动,抢过来就吃了起来。

    谁稀罕什么奶茶,要喝奶还不能找奶娘了撒?

    瞧那得意的小样,谁还去不了姥姥家是怎么地?

    宇文皓依他,“好,不吃,不吃,那你继续睡去。”

    “睡不着。”

    小糯米还真拿乔了,往宇文皓的身上挪让他抱着,“爹爹,我跟你说,姥爷家住得可高了,还得坐盒子飞上去才能到,家里有妈妈的照片,妈妈跟妈妈长得很像,但是不是特别像,姥爷说,妈妈从小就特别乖,读书很聪明,学校里还多人都喜欢她,妈妈真了不起,爹爹,如果你能去一下多好啊,姥爷总是问你的事呢。”

    宇文皓紧张得很,“那你怎么说?”

    “说爹爹对妈妈很好啊。”

    “那回头你见着姥爷,再说几句好听的,就说爹爹也很能干,当了太子,又打了胜仗。”

    “我都说了,说爹爹因为妈妈生了我们,所以当了太子,爹爹还杀死了好多人,很厉害的功夫。”

    “嗯,对,很厉害……”宇文皓侧头想了一下,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米啊,咱不能这样说,这杀人不好听啊,那是杀敌,那是敌人,打仗的时候得杀死敌人自己才能活,还有,爹不是因为你们才当的太子……”他顿了顿,呃,似乎事实就是这样的,宇文皓黑了脸,“总之不许这样说,就说爹爹对妈妈好就行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