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五十章 那时轻尘(再遇)

    尖叫四起。

    聂羽直接跳起身,跑的比兔子还快。

    只是下一瞬,那落下的巨石被君轻尘一把拖住。

    “好样的!”

    聂羽一拍手。

    要是在平时,别说一块石头了,便是一座山,他们也能轻而易举的扫开,可这里是魂度空间。

    他们的魂体,想要接住这样一块大石头,且灌注了强悍力量的石头,是极不容易的。

    君轻尘只觉手里的石头一沉,抬起了目光。

    冷冰冰的声音凌空传来:“你少管闲事。”

    聂羽撸起袖子,“这小丫头,也太嚣张了吧!”

    他话音未落,君轻尘便将石头丢了过来,聂羽一下没抱住,直接被压在石头下,发出一声惨叫。

    君轻尘看向远处,微微笑道:“我看起来,很像管闲事的样子吗?”

    以着这金帛的实力,若是真在这魂度空间大闹一场,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到时执法队如果出手的话,她的麻烦也大了。

    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然他的声音送过去,却未得到任何的回应。

    聂羽用力的掀开石头,灰头土脸的冲了过来,“我靠,这女人怎么跟你一样的彪!”

    聂羽话音将落,就听“嗡”的一声,魂度风云榜凌空出现。

    周围传来无数的惊呼之声。

    再去看那风云榜,却见石碑白光大作,一个又一个的记录在不断的刷新。

    魂度空间存在几千年了,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次这般景象!

    君轻尘神色微变,“去玉峰台!”

    *

    玉峰台。

    聂羽看着眼前宛如修罗场般的景象,背脊一片寒凉。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杀人魂元不共戴天。

    修魂元比修武元,难了不知道多少倍,一旦将魂元抹杀,这个武者基本就废了。

    可眼前之处,魂尸遍野,这根本不是人干的!

    君轻尘看着周围的景象,内心亦是同样的震惊。

    横扫魂度空间对他来说,虽也能做到,但这等手段,很难想象是那般个小姑娘出的手。

    他的目光,看向不远处,那里,少女孑然而立,不惊风尘。

    “这女人,不会是变态吧?我们要不要逃?”

    聂羽大惊小怪的跟在君轻尘身后,他甚至怀疑,那个叫金帛的,一不开心,直接将他也给抹杀掉。

    难怪这女人一击就把自己给败掉,坦白说,他长这么大,除了轻尘,就没见过第二个这么强的牛人!

    君轻尘道:“她先逃了。”

    在某一刻,他甚至觉得,她真想抹杀掉他们。

    那看过来的视线,实在是冷的没有温度。

    可下一瞬,她就跑了……

    *

    君轻尘觉得好笑,可转而目光又变得亮了几分。

    他不知道,那一次的心生好奇,足以致命。

    *

    (再遇)

    魂度空间的事,过去很久了。

    君轻尘偶尔记起金帛这个少女时,总有种大梦一场之感。

    也试着调查过金帛这个人,竟也让他找出些她的消息来,好像是叫云锦绣……可得到的关于她的消息,竟没一个他喜欢的。

    直到,得到金帛的死讯。

    那天,他心情突然的就烦躁了些,那般优秀的天份,倘若是来了幕滇学院,那必是能一鸣惊人的。

    那样冷淡又绝然的人,竟说死便死了。

    “轻尘,在想什么?”

    悦薇端着茶水,看着发呆的少年。

    到了夏季,雨水明显多了,这会儿又在淅沥淅沥的下着小雨。

    热热的茶,伴着袅袅的茶香,少年好一会才回过头,却笑了笑道:“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个人。”

    悦薇不由惊笑:“天啊,我们的轻尘公子竟也有会想的人了?”

    君轻尘抿了口茶水,道:“死去的人。”

    悦薇一愣,不再打趣了,“听说今年学院招了不少优秀的学员,说不准能有进天才营的呢。”

    君轻尘嗯了一声,却兴致缺缺。

    悦薇笑道:“我还听说,有好几个漂亮的小丫头,长得仙女儿一般,轻尘公子有没有什么兴致?”

    君轻尘看着屋檐滴下的水珠,好一会才道:“没兴致。”

    此时此刻,竟什么兴致都没有,说不出的滋味。

    他站起身来,悦薇下意识道:“轻尘,要去哪?”

    “闭关。”

    三个月后。

    聂羽整整吃了三大盘的点心,才将轻尘给等了出来。

    闭关后的少年,目光越发的清亮了,剪裁合体的锦袍,将少年的身姿映衬的越发挺秀。

    少年刚洗过脸,眉眼还有些湿,眼瞳和眼睫黑的发亮。

    聂羽往嘴里塞了块点心,含糊不清的开口:“轻尘,你总算出来了,木老要半月茶要了好些天了,再不送去一些,我就要被打死了。”

    君轻尘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回了房间拿出一盒新茶来,“木老在哪?”

    “应该是在虚空道扫地呢吧……”

    聂羽话音未落,那厢,君轻尘已经出了院门。

    阳光并不燥,风也轻轻柔柔的。

    聂羽突然碰了碰他,悄声道:“你闭关这断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新来的学员,一个比一个热闹。”

    君轻尘淡声道:“哪一届,都是如此。”

    “这次不同,那个叫……叫……”聂羽抓耳挠腮拼命的在想姓石的名字,目光却看到不远处穿着蓝袍的少女,下意识吃惊的开口,“咦?蓝魂班的人怎么在这里?”

    君轻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道:“应是冲着虚空道来的。”

    他目光落在少女身上,冷冷清清的模样,让他再一次的想起金帛来。

    大抵也是因着这个念想,他目光落在少女的眉眼上,微笑道:“虚空道封锁,改日再来吧。”

    少女看他的目光似乎有些变化,但转而又是一如既往的冷淡无波了,也未多言,转身就走了。

    聂羽聒噪的声音传入耳鼓,可他却没听进去,只觉心像是被什么勒紧了一下,下意识的便开了口:“姑娘且慢。”

    “有事?”少女步子一停,疏疏离离的开口。

    聂羽犹如发现新大陆般,低声道:“喂喂,你不会要跟蓝魂班的小姑娘搭讪吧?这小丫头……也不好看啊。”

    以着聂羽的眼光看,这少女的脸实在平庸,放在人堆里,就找不见的那种,也不知道哪点吸引了轻尘,竟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搭话。

    问题是,这少女居然始终爱答不理的模样……这……太像一个人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