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初见丞相



  将大部队并姜母托付给潘文姜维与马盈快马加鞭地赶往南安。姜维想要送上份见面礼去迟了生怕煮熟的鸭子飞了。
  只三日便赶至豲道县。
  “是你自己闯进去还是我去通报一声。”
  “……”姜维不知马盈为何会有闯进去这种提议挠了挠头“初来乍到还是收敛些好。”
  马盈进营后便似石沉入海杳无消息。
  营门处依旧挺立着两面金色锦旗上书“兴复汉室”、“克复中原”随风摇曳。
  整整一个时辰军营内操练之声此起彼落巡营士卒来往穿梭却始终无一人出来和姜维搭上一句话。姜维便如旗杆一般插在营外与那两面金色锦旗遥相呼应望着这座前所未见的浩荡军寨视线渐趋模糊。
  “看来此处也非容人之处……”姜维望着那锦旗在风中翩舞越来越觉得它们是在嘲弄自己“难道自己这一身本事还会就此埋没一生?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他嘴角挂着轻蔑的笑潇洒地转身决然地迈出脚步可刚踏出两步却又心有不甘的回头心里满是憋屈还有一丝不舍。
  如果就此一走了之那与战场上的逃兵有何区别?更何况马盈还在那里。
  日头已由东方徐徐移至头顶。虽说初春阳光温暖和煦不似酷暑时那般毒辣可不知是因为炙热还是焦虑汗水沿着姜维那棱角分明的脸颊不住地滑落。
  “果然是自己想的太过美满了。自己不过是天水郡中一个籍籍无名的上计掾任校尉也才数月并无尺寸之功又怎会一来便得到蜀军的器重。”站得久了姜维双膝渐渐传来麻木之感可灵台却愈渐清明“或许自己眼中的自己比自己高得太多了。”
  姜维不再抱怨也不再自命不凡逐渐心如止水立在营外静候。
  就在此时军营寨门大开。军营之中十余人的簇拥下一人头戴纶巾身披素白鹤氅手执羽扇疾步走了出来。
  姜维远远地瞥了一眼便知是大汉丞相诸葛亮。这身装束早在陇西民间流传开来便是三岁孩童见了面前这人也是识得的。
  见诸葛亮亲率众将出迎方才一切的委屈郁闷霎时烟消云散。在魏国想要求见曹真、陈群等人是何等样的不易邓艾深有体会姜维同样有所目睹。然而刚一到汉营便能得到大汉丞相的亲自接待这是方才孤立于风沙中的姜维做梦都不敢想的。他不禁心窝一酸竟有泪水欲夺眶而出。
  “降将姜维愧拜大汉丞相。”姜维纳头便拜可膝盖还未触及地面便被一双纤细却又遒劲的手扶了起来。
  “无须多礼我在蜀中便曾听闻天水幼麒之名。又收到子龙将军来信说你武艺精湛。马盈那女娃子更是把你捧上了天。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丞相谬赞了。”姜维低下头谦逊回道却拿余光瞟向诸葛亮身后的众文武果然见到了正笑嘻嘻地瞅着自己的马盈。
  “我听马盈说你想做大将军?”诸葛亮语气平和柔声问道。
  姜维还未及回答便听到蜀军众文武中有两三声冷哼传来瞬间羞的面红耳赤赶忙回道:“小子年少轻狂丞相勿怪。”
  “年轻人有凌云之志是好的可这双脚总归是要踩在这泥土地上的。方才只是个小小的试探请勿见怪。”所谓试探自然指的是方才诸葛亮得了马盈通报却刻意迁延不出以观姜维心志。
  正所谓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若是潦倒之时受不得半点委屈来日振翅翱翔又能飞的多高呢?
  姜维也是聪颖玲珑之人即便诸葛亮不点明又怎会不理解对方的一番苦心忙道:“不敢。方才只在旷野中站了半日便已获益良多。若能侍奉左右早晚恭临教诲维之幸也!”虽然嘴上说的好听但姜维心里也不是全无芥蒂。自己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初来乍到便被诸葛亮这个猎人当做猎鹰来熬难免有几分怨气。不过好在猎人肯熬至少证明自己在他的眼里算是只雄鹰。从来没有猎人会去熬一只家雀……
  “呵!这话说的可真漂亮。”
  “哼!有杨仪这个马屁精还不够又来一个。”
  “此等谄媚之人也配丞相亲自出营相请?”
  一阵窸窸窣窣的议论传入姜维的耳朵里甚是刺耳。他心中明白自己在汉营中的发端绝不会顺风顺水。
  “那你认为要做大将军最重要的是什么?”诸葛亮毫不理会众将的议论依旧是语气和缓的问道。
  姜维低头沉思了一会方才谨慎地答道:“大将军总领一国军事不是姜维所能触及的只能姑妄猜测。窃以为通兵法懂谋略善治军明战阵天文、地理、阴阳、五行、农桑、食货、人情、政论不所不知无所不晓方能成为大将军。”
  “你说的这些的确不可或缺。”诸葛亮摇了摇羽扇对姜维的回答表示了首肯“可我认为要成为将军尤其是大将军最重要的是心!一颗坚韧之心无畏之心包容之心担当之心执念之心!没有这颗心再多的才华到了真正的战场面临真正的生死存亡全无半点用处。”
  心?
  姜维从没探究过自己的心他往往更注重他人对待自己的心而非自己的本心“丞相所言振聋发聩!令维大开眼界。”这一次众将并没再发出嘲讽之声而是细细品味着这一席话语。只是不知马谡有否听到心里去。
  周遭一片寂静。
  “走吧进营去瞧瞧。”说着诸葛亮牵起姜维的手引他进了汉营。
  姜维被这双手领着似乎有些不会走路了。上次被人领着还是自己的父亲那时尚在蹒跚学步恍然已过去了十多年。
  入得军营姜维四处张望好奇的像个新降生的婴孩。
  他从没见过如此宏壮的军营或者说做了足足三年上计掾的他压根便没怎么见过军营。天水郡的军营他倒是见过那里与其说是军营不如说是闹市酒肆。
  整座营寨扎于豲道县城东背城傍水扼出城东向之咽喉地理位置绝佳。
  营寨内军帐高耸根基牢靠用以固定的木桩粗如古树麻绳壮似臂膊。颇有一股任尔暴风骤雨我自岿然不动的气势。营寨内的布置也是整整有法。每三处军帐之间互成掎角之势一帐遇事其余二帐可迅速援护。而整座营寨又是由无数类似的三角按五行八卦之学推演列置。若遇敌军袭营但凡稍稍路痴的兵将难免迷失了路径。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温煦的阳光下营中的兵刃却泛着彻骨的寒光。汉军士卒也是个个眼泛精光步伐矫健动作划一。诸葛亮领着众人来往走动巡营士卒见了只是简单行个军礼便即目不斜视地继续着各自的任务。
  诸葛亮治军果然名不虚传!姜维越走心中越加敬服。
  他寻得个机会悄声问道:“敢问丞相刚刚所说在蜀中便曾听说过小子的名姓是客套话还是……?”
  “当然是确有其事天水幼麟之名我在蜀中便已有所耳闻。你有所不知为了此次北伐我所付出的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别说是你便是令堂、马遵甚至马昂、梁绪、尹赏等人的名姓、出身、经历、喜好我也全都了若指掌。还有你与马昂、马遵之间的恩怨前因后果我也一清二楚。”诸葛亮摇着羽扇微笑着说出这些为北伐所做的周密筹备像是闲话家常般平常。
  姜维的心里流过了一股暖流。那是久处陇西贫寒之地的他所不曾感受过的。
  入得中军大帐诸葛亮引着姜维与一众文武认识。
  整座军帐中的文武官员约莫有二三十人而姜维目前所认识的唯有马盈一人而已。只是当诸葛亮介绍到马岱时姜维的眸子里掠过了一丝寒芒。显然他虽已开始动摇但显然并未完全相信当年的血案与西凉马家无关。
  紧接着诸葛亮便宣布任姜维为丞相府参军。
  参军又是参军。可这次姜维激动的眼眶泛起泪花身子也不住地颤栗。参丞相府军事与参天水郡军事犹如天地之别不可同日而语。
  众将一片哗然……
  “丞相也太抬举这小子了!”
  “他有何德何能刚来便能任参军!我可是当了多年的县令、太守方才入得丞相府得了参军一职。”
  “若是没有真才实学爬得越高摔得越惨。咱们就等着看笑话吧。”
  “你们还是少说两句吧。丞相的眼光一向准的很。”
  这些人的反应并不难理解。一个降将无半点功绩又无声名在外只凭赵云与马盈的颜面实在很难令人信服。姜维看在眼里却默不作声只在心里悄悄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尽快立些功劳让这群人另眼相看。
  今日的军议只有一个议题——夺取天水。
  其实就此议题众人已商议过数次初步的战术也已敲定。只是如今姜维来投身为天水人或许另有良谋故才有此军议。
  诸葛亮率先发问:“姜维你自幼便在天水长大。对于取天水可有何良策?”
  “丞相维只消一人一骑包管马遵束手来降。”话刚说出口姜维便后悔了。或许是初入汉营便颇为诸葛亮赏识让其有些飘飘然;又或许是立功心切急于证明自我因而略显急躁总之他绝不该用此等口吻献言献策。
  只因这话在众将听来既是狂言又是讽刺。魏延原本提议自领三千兵马强攻一日内可破城;马谡先前也曾献计派人携南安太守兵符印信并亲笔书信为凭证前往天水求援诈马遵来救南安待其出城伺机攻取。
  可与姜维所言相比魏延的攻城之策伤亡在所难免只能算作下策;马谡之计虽设计巧妙但终归免不了战场拼杀最多只能算作中策。而姜维之策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果然马谡目光阴翳涨红着脸向前斜跨一步出列。他身披一件浅墨色鹤氅手里也握着一柄羽扇颌下蓄尺许长的美须容颜清秀俊朗看上去颇有几分诸葛亮年轻时的影子只是虽外形神似却失了潇洒风流的气韵。
  “大言不惭!你是想单凭一张嘴去劝降?”马谡拿羽扇指着姜维声音尖锐地质疑道。
  姜维正想厉色反驳却听到一旁的马盈悄悄递来句话:“这人就是马谡算是丞相的学生很受器重。”霎时便将脾气按下心想既是丞相的学生自然须留三分薄面。
  姜维犹豫了一会方才答道:“正是……”
  “你刚刚叛国来降马遵怎么可能听你的去了不是白白送死?”马谡语调回复了往日的平缓只是在叛国来降四个字上加了重音仿佛在提醒着初来乍到的姜维牢记自己的身份。
  姜维当然能听得出马谡话里有话当下不再客气厉声驳斥道:“你根本不了解马遵!他是那种把自己的命看得比一切都重的人。若是为了活命莫说我曾打过他的儿子即便是杀了他表面上也不会见怪。”
  的确比起姜维马谡对马遵了解自然差得远。他的谋划只是纸上推算出的与实际却可能相差甚远。可他不愿就此罢休捋了捋颌下美须略一沉思和颜劝道:“你初来汉营又是丞相看重的人将来必是国之栋梁怎能让你去孤身犯险以性命做赌注。还是依原先之策派人诱马遵出城的好。”马谡这几句话说的颇为精巧表面上看是关照新人呵护姜维不想姜维前去冒险可真实的心思究竟如何只有他自己最为清楚。
  “马参军你的计策着实很精妙也深得兵法之道。可是……”
  姜维未讲完便感觉身后有人在不断地拽着自己的绿袍。扭头看去一个四方脸庞目光如炬处处给人一种成熟稳重之感的汉子正朝自己笨拙地挤眉弄眼那画面着实有些违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