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乱点鸳鸯



  天边的夕阳又沉了几分黑夜即将降临。
  然而对于二十岁的姜维来说天仿佛才蒙蒙亮。
  赵云的说教值得品味的地方太多方才的较量值得回味的地方也太多以至于姜维像是石化了一般杵在原地眼望着众人离去却又好像什么都没看到甚至连马盈早已不在身旁消失了踪影也未能察觉。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品出了些滋味姜维轻轻点了点头结束了漫长的自省。
  马盈呢?
  第一时间姜维便觉察到了异样与以往相比自己身边似乎清净了不少一时有些不适应。一起相处的几个月时光已让彼此间产生了某种惯性的依赖。
  姜维翻阅着余温尚存的记忆终于在其中寻到了一丝模糊而又清晰的影子。那是一道白色的倩影似乎追着另一道白色背影而去紧追不舍。
  她不会是疯了吧……
  姜维不及细想扬手便在胯下的驽马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掌驱马朝蜀军营地赶去。可追着追着他渐渐想通了一些事。
  她或许原本便该回去吧。
  姜维的心里泛出几许难言的苦涩像是吞下了黄连自舌根苦到肚腹。他停下追赶的脚步低着头出神一面竭力说服自己所推断出的都是假象一面却又不得不承认那就是事实两种思绪交织在一起折磨着敏感的神经。
  正当他逐渐接受现实准备独自一人返回天水复命却又因着最后一分的不甘与幻想徘徊犹豫之际远方的天边夕阳残留的余晖里一道熟悉的倩影带着迷人的微笑骑着俊俏的马儿向自己招着手。
  姜维望着那道白色的身影将身后殷红的夕阳都映衬得黯淡无光竟瞬间呆住了。
  “你还在等着呢舍不得我?”马盈咯咯地笑着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呸!你是我的仆从当然应该跟着我了。”姜维因为这惊喜来的太过突兀愣了一下方才下意识地开始与马盈日常拌嘴。
  分别时心里念的紧;可一见面却又是熟悉的聒噪与吵闹。也许这种滋味就叫做甜吧。
  拌了一会嘴姜维板起脸来像是郡县长官平日断讼一般逼问道:“说吧你的真实身份。”
  马盈却丝毫不买账噘着嘴斜视着一旁一脸不屑地回道:“你让我说就说嘛!本姑奶奶面子往哪搁?”
  “你不说我也全都知道了……”说完这句话姜维的脸上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惆怅。姜维与马盈结识至今已有数月朝夕相伴间姜维也凭着几处细节尤其是方才马盈与赵云之间的古怪举动大致猜出了马盈的身份。既想说出来卖弄一番又怕说了出来梦便醒了真真是愁肠百结。
  不过毋须纠结马盈压根没给姜维卖弄的舞台。她轻吐芳舌俏皮地说道:“你知道就知道吧我又不想听。”
  “……”
  返程的途中姜维再也没看到原本一直跟在身后的两条尾巴似乎早在与赵云激战之际便吓得逃命去了抑或是赶着复命去了。这本就不是他所在意的。不过令姜维颇为在意的是马盈的身后也跟上了两条尾巴虽然他们竭力隐匿着身形可那跟踪的伎俩实在有些拙劣。
  姜维时不时地回头瞄上一眼惊道:“赵云怎么又跟过来了!他身边那人是谁?”
  马盈只远远地瞥了一眼便恍然明悟嘴里小声嘟囔道:“又是那俩废柴……”旋即笑姜维道:“你眼睛坏掉了吗?那哪是赵云?你仔细瞧瞧!”
  姜维放缓速度偏过头去多瞅了一会总归是瞧出了点差别回道:“比起赵云来好像是年轻了不少不过长的也忒像了!”不怪姜维毕竟相隔几十步那人又与赵云相仿同样是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毛色通体雪白不含一丝杂质手中也是一样地握着一杆亮银枪认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况且那人不单装束上仿得雷同连容貌也近乎是与赵云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生的叫一个俊俏面如傅粉般光洁目似流星般有神朱唇皓齿浓眉俊鼻或许赵云年轻时便是这般的英俊倜傥。
  而在他身旁的那人虽与其年齿相近却是容貌普通相较起来黯淡的多。只是面部线条颇为柔和虽然也是一样的装束一样的白马银枪却处处散发着一股儒雅的气度。
  “这俩人到底是?”姜维心里纳闷追着马盈问道。
  “早就跟你说过了!在家乡我的崇拜者可以挤满一整座村子。”马盈扬起小脸得意地瞅着姜维可转瞬间又黛眉微皱显得不胜其烦“这只是其中两只跟得最紧的。”
  “需要我出手打发了吗?”姜维轻笑道。
  “哈哈哈不用你出手他们俩会出手的……”马盈像是极了解那二人似的自信满满地断定。
  姜维不再理会继续前行可渐渐的有悄声细语传来。姜维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原来是身后不远处的那二人在商议着什么。
  “你先上你比我弱。”
  “呸!昨天我还赢过你。”
  “那是做哥哥的让着你。”
  “既然你是哥哥理当让着我那这回就你先上吧也让着我。”
  “我就是让着你才让你先上。给你个露脸的机会。”
  “……”
  “……”
  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啰嗦了半晌似乎也没商讨出个所以然姜维都开始替他们着急了起来:“这俩人到底在商议什么呢……要上什么?不会是自己吧……”
  正琢磨着背后终于响起了说话声:“喂!喂!等一下。”
  姜维转过身一脸平静地回道:“我不叫喂在下天水人氏家住……”
  “你是谁不重要!你和盈妹妹是什么关系!”不等姜维做完自我介绍那貌似赵云的年轻男子便粗鲁地出言打断。
  “噗……盈妹妹?这么汉子的一个人竟然会被叫做盈妹妹……”姜维想笑却又觉得似乎不太礼貌只能硬憋着。
  马盈却早看了出来羞红着脸拍了姜维一掌嗔道:“憋着!不许笑!”
  这一拍反倒让姜维再也憋不住他放肆地笑着然而这一幕传入对面两位年轻男子的眼中却像极了小两口在嘻戏玩闹顿时升起一股醋意怒道:“问你话呢小子!”
  “跟你有关系吗?”姜维一脸不屑。
  “有!这是我未过门的媳妇。”貌似赵云的年轻男子言辞肯定像是确有其事。
  “不对盈妹是我的。”一旁那个看似儒雅的男子争道。
  姜维眼睛瞪的大大的不顾眼前再起争执的二人只是呆呆地望着马盈。
  “别听他们胡说没有的事。”马盈干脆地否定道只是面部神情似乎有些不自然。
  “怎么是胡说当日你叔父和我父亲都商量妥了要我二人比试谁赢了便娶你为妻那日你也在场怎能耍赖。”
  “我的婚事用不着他们替我操心我死也不会嫁给一个在我手下连三回合都撑不过去的废柴!不对三回合都是高估了你们一回合都挺不过去。”
  武艺上完败给一个小姑娘对于争强好胜的男子来讲本就是奇耻大辱尤其是这种丑事还被对方当众揭露恰好情敌又在场实在是辱上加辱。两人恨不得立马钻进地缝里去。
  “我……我们还年轻还……还有成长的时间。”两人竞相红着脸争辩道可这声音却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几不可闻。
  “那就等你们能赢我再说。”话虽如此说可马盈那满脸的鄙夷似乎是对那一天的到来不抱任何信心。
  “好一言为定。可这个男的是怎么回事?”那貌似赵云的男子眸子里射出精光直勾勾地瞪着姜维面色不善。
  “姜维朋友很不错吧。”马盈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
  “既然如此便请赐教吧。我倒要看看你究竟配不配得上盈妹!”那貌似赵云的男子提起亮银枪枪尖斜挑直指姜维顿时寒芒四射。单看架势倒是有几分赵云的影子只是不知究竟得了几分精髓。
  “正好手痒求之不得。刚刚输了很不痛快的。”姜维嘴角微微上挑一副轻松的样子。
  “你下手轻点别打坏了他们他们老爹可饶不了你。”在一旁的马盈善意地提醒姜维可又一次溅射到了那两名男子身上造成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这回不用争了我先来。”音落那貌似赵云的男子挺枪便刺出手果决可是效果却似乎不敢恭维。
  姜维觑见来路随手一抓便将亮银枪牢牢握进掌中。之后无论那男子如何挣脱枪竿都动弹不得分毫。姜维见对手扯得猛顺势一松手那人便一个倒栽葱跌落马下。
  ……
  果然是废柴。
  “大哥不必丢人了……”那儒雅的男子劝完转身便走只留下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后会有期”便将身影匆匆埋没在马蹄践踏起的尘埃里。
  望着二人的背影姜维又一次问起:“这两人到底是?”
  马盈还未开口便已笑得合不拢嘴像是在与姜维讲一个好玩的笑话:“他们是赵云的儿子那个生的像他们父亲的是哥哥叫做赵统;那个生的儒雅一些的是弟弟叫做赵广。不过这两兄弟似乎一点都没继承父辈的武勇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
  姜维小声嘀咕道:“你真是他们未过门的媳妇……?”
  马盈长吁了一口气徐徐道来:“是这样的。马赵两家世代交好我的姑姑马云禄便是嫁给了赵云将军。后来他们想要亲上加亲便提议要让赵云将军的儿子娶我为妻。原本我们是不能成亲的不过我其实是马超将军的养女并非亲生所以才有了当日的议论。可我死活不肯偷着跑了出来去诸葛丞相那里大哭了一场。丞相便劝我出来走走一是放松心情二是刺探军情三是延揽人才。没成想就碰到了你……”
  “你不是住在西域的某个村子里吗?这回不用我戳穿自己招了?”
  “反正你也已经知道了还有什么可瞒的。再说我原本也没想瞒你只不过来到魏国总不能到处跟人家说自己是汉军大将马岱的侄女罢……不过我还是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推想出来的。”
  “第一辱骂曹操大逆不道;第二你说过村里的成叔叔曾给你讲历史传奇故事可西域哪有村庄只有聚落;第三在段谷时你说见过比那里地势还险要的所在不是蜀中又会是哪蜀道之难天下闻名;第四姓马武艺超群。当然最终能肯定下来靠的还是刚刚你去追赵云的举动你何时见过兔子追着老虎跑的?尤其是你不仅平安归来而且毫发无损甚至连鬓发都未曾乱一点汗渍都没有必然是早便识得他。”
  “的确如你所说我是西凉马家的后人。我的父亲、叔父通通都是你的死仇你还愿意……?”马盈没有勇气问出后面的话。
  “不知道……”姜维也没有勇气回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