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龙争虎斗



  一瞬间姜维的全身像是流过了一股激流疏通了淤塞的思绪一切都想通了。哪里有什么马岱那马遵早便知道这一路蜀军的主帅是赵云。故意说成马岱只是让自己因仇恨而冲动更容易上钩而已。
  马遵这次可真是给自己备上了一份受不起的“厚礼”!心肠够歹毒!
  “想什么呢?年轻人。战场上走神是嫌命活得长了?”赵云纵马疾奔至距姜维大约五十步外便勒马驻足不再向前看似友善地提醒着出神的姜维声音平淡但其中自有着一股威压那是几十年来他的枪下亡魂积聚而成的。赵云胯下的那匹白马也躁动地原地逡巡不断地昂起头颅像是在用鼻孔睥睨着藐小的姜维。
  姜维抬眼凝视着对面的身影横枪立马的赵云身上全然觉察不出岁月遗留下的痕迹。姜维的手不由自主地紧了紧手中长枪以至于握枪的这支臂膀上的肌肉也不知何时变得有些僵硬。全身的毛孔张开豆大的冷汗小心翼翼地探出似乎也在畏惧即将爆发的这场对决。
  第一次真正的战场对决面对的便是传说中近乎无敌般的存在尽管对方已年华逝去不复当年之勇可也难免紧张到近乎窒息。与赵云相比之前面对的李二、潘文不过一合之将罢了。
  这就是所谓的出道即巅峰?可巅峰的不是自己却是对手怎不能令人苦涩。
  姜维那对深邃的眸子试探性地接触着赵云那流星般的目光四目相对他感觉自己周身的血液在慢慢变冷像是要凝固了一般。姜维想放几句豪言以壮胆魄可话到嘴边却感觉嘴唇和舌头有些麻木只能不断尝试着控制自己的呼吸使其变得更有节律以此调节着身体和心理的状态。
  待心绪渐渐平复姜维蓦地感到近乎冷凝了的血液中似乎有一缕热血在流淌沸腾直至喷薄而出那是一股勇于挑战的豪情。
  无论前路是荆棘还是坎坷迈过去就好。
  无论对方是战神还是传说即便是神佛战!就好。
  姜维仿佛感受到此时此刻自己体内的每一处细胞、骨骼、肌肉都在贪婪地攫取肆意地生长直至力量充盈全身!
  渴望饥渴饥饿!
  而在姜维争分夺秒地调节着状态时赵云只是在对面默默地看着似乎回忆起自己第一次上战场面对河北名将文丑似乎也是这般的慌张甚至更窘迫。
  “天水姜伯约!赵将军请赐教。”随着状态达到顶峰姜维略一抱拳旋即大喝一声声彻天地。
  马盈瞧见姜维终于回复了正常也悄悄退至一旁静静地观望。这是男人之间的对决插手是一种侮辱。
  但她也决不会完全袖手旁观真出现危险时她随时准备好了挺身而出。毕竟在她的眼里姜维的生命远比尊严贵重得多。
  “那就让我来亲身试一下曹魏的下一代究竟成长到何种地步了罢!”赵云的语气和缓可听上去总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求之不得!”
  话音刚落两人几乎同时纵马向前冲向对方。
  早在二人摇摇对峙之际姜维便早看出赵云胯下的这匹白马通体雪白浑然一色犹如白雪遮覆必是一匹神驹。若是任其来回冲突借助着马的冲势赵云的出手势必要比往常狠厉得多。而赵云征战沙场多年眼光更是毒辣早早看出姜维所骑的是一匹垂垂老矣的驽马以之代步尚可战场厮杀实在有些勉为其难又怎会放过这样的良机。
  正是出于这样的心思姜维将马速放缓拦在赵云冲锋的路径上准备硬接赵云一枪将这场对决拖入缠斗。可赵云却策马疾奔找准角度借助着冲势一枪直刺姜维心窝。
  如流星划过夜空只一瞬的光华便能震烁整片天地。
  这似奔雷如闪电的一枪来势之凶猛让已做好十足准备的姜维也有些始料未及。一旁围观的众人除马盈外甚至看不清枪的去路。
  姜维瞥清来路急忙侧身躲闪。枪擦着姜维左侧肋下将将错过在姜维本就破旧的绿袍上撕开了一道裂隙。
  不愧是当阳长坂坡百万曹军中七进七出的赵子龙!即便年逾六旬仍是这般锋利。
  姜维丝毫不敢怠慢拨转马头做好了迎接第二枪的准备。
  可原地站定面对对方策马疾突所带来的冲势本就全然处于下风。姜维只得放弃反攻的念头聚精会神地做好防御先保住性命再说。何况赵云毕竟年事已高攻势必然难以持久这是姜维的推断。
  前十回合赵云的每次冲锋都如龙啸九天一般声威浩荡;每次枪出都如流星追月一般风驰电掣。赵云的枪法速度与力量兼备刺击的位置也是极尽刁钻。每一枪刺来裹挟着风势似乎有龙吟之声响起与之酣战似是身处在一场暴风骤雨之中。而姜维就像是风暴中心的一只雏燕挣扎地抗争着命运的审判。
  十回合整整十回合姜维只是在闪转腾挪挑拨格挡没能还击一枪。
  姜维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大口地喘着粗气更多的却是因为紧张而不是疲累。
  马盈的美眸牢牢地盯住赵云手中的枪紧紧攥着双拳指甲已陷入肉里却浑然不觉疼痛。每一枪的刺出她的心都会剧烈的跃动一下。她低头看一眼胯下的白马犹豫再三终是没有出手。她相信自己的眼光被她马盈中意的男子绝不会是个庸人。
  姜维已然准备好了迎接第十一枪的洗礼可赵云却在此时停了下来缓缓说道:“我知道今日若仗着马匹和兵器取胜你定会心中有所不服。我便成全你。”言罢赵云将自己的龙胆亮银枪交予身后的一名骑兵却换了一杆普通的红缨枪。而他也不再纵马冲突而是站定原地只比拼枪法。
  起初姜维的肌肉尚显僵硬枪法也有些生涩。毕竟平日的习练与战场上的真刀真枪实在天地悬殊。可随着战斗的白热化姜维早已忘掉了紧张也顾不得紧张而平日习练的枪法也在实战中飞快得娴熟起来。
  接下来的十回合赵云的枪法依旧气势磅礴大开大合如浪涛一般绵绵不绝依旧压制着姜维可原先一边倒的局面却不复重现。
  又斗了十合姜维的枪法越来越纯熟平常习练的套路也施展的愈加得心应手。加之他本就身富力强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要略优于年近七旬的老将赵云。因而战至三四十合已渐渐占了上风。
  马盈紧锁的眉头终是散开了。她长舒了一口气脸上的阴霾被释怀后的欢快拂去。夕阳映上俏脸一片娇羞无限。
  赵云额头上渗出了一粒粒豆大的汗珠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姜维的枪法简单直接并没有太多花哨的东西只是单纯的依靠速度和力量上的优势强攻。
  可越是这样的枪法越得武艺的精髓。力量与速度的完美结合可以战胜一切华而不实的套路。
  接下来的二十合两人与开始之时简直像是互换了灵魂。姜维步步紧攻攻势凌厉招招攻敌要害;赵云堪堪抵御左支右绌勉力支撑防守。
  可看着局势愈加倒向姜维似乎一战成名只在咫尺之遥马盈却忽地开始担心起来。她印象里的赵云绝不至于弱到这般田地。她用心观察仔细留意惊诧地发现姜维的枪法中已有了一丝紊乱的迹象且随着姜维的节奏越来越快攻势越来越猛变得渐渐失控。而赵云虽看上去捉襟见肘却守得滴水不漏。
  糟糕了!
  便在此时赵云胸前露出了一个大破绽只要一枪下去绝对可以搠一个窟窿出来。姜维算准了他的这一击绝对无法闪避嘴角不经意间挂上了一抹得意。
  常山赵子龙不过尔尔!
  一枪刺出枪借风势风助枪威于旷野之中乍起虎啸之音。
  赵云侧身闪躲虽闪的狼狈这一枪却只刺中了亮银甲外缘擦出了火花却不见血花。
  没中?!
  怎么可能?!
  “战场上没有永远的弱者。轻敌者便是永远的弱者。”随着赵云平淡的声音响起姜维头顶的束发青巾离开了青丝飘舞着盘旋着扭动着坠落于地。姜维眼神空洞地望着地上的青巾连眼前披散下来的发丝都顾不得整理死死地盯着那青巾。
  地上小草微露幼芽荡漾在春风里沐浴在夕阳下大口的呼吸着。这青巾便落在幼芽之上遮蔽了一切。
  “我只是刻意放慢节奏让你误以为单凭速度和力量便能取胜。其实我仍留有余力随时可以提速可你却陷入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攻击节奏里想慢慢不下来。而且那时候你气血上涌思维也变得迟钝怎么可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刚刚那个破绽我算对了你算错了虽只毫厘之间结局却差之千里。”赵云罕见地啰嗦了一大通那模样就像是先生在教诲学生父亲在训导子女。
  讲明了输赢的玄妙赵云盘问道:“说吧你来此的目的是什么?”可对于赵云的盘问姜维毫无心思回答。他在想着刚刚的那番话如同着了魔一般。
  马盈缓缓上前轻咳两声引起了赵云的注意。一见马盈赵云立即面露难色也不再多做纠缠转身策马离去远远地还跟着一二十骑。
  而马盈一路跟着追了上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