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落入彀中



  囚龙岗上热闹非凡。
  喽啰们哼着小曲来回穿梭搬搬抬抬像是在忙年。
  可如今已是春天。
  虽说在这乱世之中失去了田地流离失所能苟活住性命全凭了它可对于这座山寨他们着实生不出太多眷恋。若非逼不得已实在没人愿意干这种刀头舐血的营生。如今要离开了的确像是过年般开心。
  虽然下山之后他们未来要面对的恐怕会比之前的买卖艰险数倍。可这群淳朴农民出身的汉子就是如此可爱认准了姜维便跟定了姜维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也视若坦途。
  众人忙碌了一整天眼睛里始终闪烁着炽热的光芒恨不得将整座山岗连根拔起。直到几乎将整座山寨搬空实在没什么可以拿走的东西方才放了一把大火烧断了牵挂也烧断了归途。
  从今以后只有向前。
  姜维与潘武盘点了山寨中的积蓄寥寥可数。可见乱世之中打劫都抢不到什么值钱物什反倒是有破产的风险。
  姜维将全部财产分发给了不愿随他去从军的人众自己未留下一分一毫。这些财产便是这群人回归良民从事正经营生的第一桶金当然也很可能会是他们这一辈子的最后一桶。
  送别了那些向往着安定的人姜维清点了余下的人数大约三百。再加上马遵许诺的一百“精兵”统共四百左右。这规模大约可算是军队中的一个部了。
  原来曹魏的军队构成与前代大致想同最基本的单位仍然是伍设伍长共辖五人;二伍一什设什长。五什为队设都伯共计五十人;二队为屯设屯长也称官长共辖百人;二屯为曲设曲长或称曲侯共二百人;曲以上便是部每部辖二曲大约四百人设部司马;部以上的单位便是营其长官由都尉、校尉或是中郎将担任姜维所任的讨寇校尉正是此一级别大约可辖八百人或至千人;营之上便是军设裨将、牙门将、诸杂号将军统领。当然一将统辖数军的情况也是司空见惯的。
  杂号将军之上还有四征(征东、征西、征南、征北)将军、四镇(镇东、镇西、镇南、镇北)将军、四安(安东、安西、安南、安北)将军、四平(平东、平西、平南、平北)将军、卫将军、车骑将军、骠骑将军、大将军等官衔那都是遥遥在上非此时的姜维可以觊觎的了。
  不过身处乱世战事几乎每日都在发生军制上自然不可能如强秦盛汉时那般死板常常因时制宜因事制宜不可按常理推断。实际上军队人数超过其编制的现象屡见不鲜例如当年曹操募兵讨伐董卓自称“行奋武将军”依照编制只应有八个部但事实上却有几十个部。超过编制的部如夏侯渊任司马的部便称为“别部”而夏侯渊当时的职务便是“行奋武将军别部司马”。
  即便是将军下辖的营、部也往往私下扩军远超其编制这是战争的残酷带来的必然结局。因此如今姜维的讨寇校尉一职虽说理论上只能管辖八百人至多不过千人但实际上却早已如一匹脱了缰绳的野马驰骋在这片马遵提供的舞台上主角却再也不会是马遵了。
  姜维回城后便立即去寻尹赏领了一百“精兵”又按照人头支取了兵器、甲胄、战马、粮秣等各类军资。这支临时拼凑的杂牌军至此便算是有模有样了。
  虽然只是众士卒自己的心里方才如此想……
  军队的校场姜维聚集麾下检验军容。
  ……
  他动摇了。
  尹赏拨给的这百人看上去竟比潘文手下的喽啰们看着还不像正规军。他们眼神迷离双腿发软连站都站不直不知昨夜是通宵畅饮还是豪赌去了。再看其身体有的缠着绷带有的裹着纱布身强体壮的屈指可数甚至四肢健全都成了一种奢望。姜维看着众部下越看越觉得他们的脸上似乎刻着两个字——首级“插标卖首”似乎是专为这群人量身打造的词汇。
  “马遵这是摆明了要让自己去送死啊!”姜维心中烦闷可又无处去发作正自纠结是自己孤身前去挫敌锐气好还是带上这几百号人前去长敌威风好却看见马盈风尘仆仆地朝校场赶来心情瞬间转晴摇摇地招呼道:“我刚回来你就过来了可真是个称职的小仆从。”
  马盈听了此话蹙起眉头一脸不屑地道:“呸!在我们村想当本姑奶奶仆从的人怕是能从村东头一直排到村西头。我会当你的仆从嘛?!”
  姜维完全不理睬马盈的反对板着脸郑重其事地宣布道:“封马盈为天水郡讨寇校尉部司马。从今往后你便是马司马了。”
  对于姜维的“滥封”马盈本没有介意反倒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玩闹着可当听到“马司马”一词时她的脸上瞬间掠过一抹不快诘问道:“哈哈哈哈官可真大!不过……马司马?岂不是跟马昂那个混蛋一个官职了嘛!”
  姜维语气和缓地解释道:“他的司马是郡司马辅佐郡都尉掌一郡兵马。你的司马是部司马受我的直接统帅说起来你的司马还要比人家的小上不少。”可那满脸的戏谑显然是打算看马盈气急败坏的样子。
  马盈倒并没有流露出姜维想看到的那般气急败坏只是言辞坚决地拒绝道:“那我更不干了!反正你手下就这四百人部司马你自己兼任就好了。”略顿了顿她的眸子里闪出几抹期许的亮光望着姜维允诺道:“等人多了再来找我吧。”
  “会更多的……”姜维望着远方喃喃道。
  “先活下来再说咯。”马盈朝着姜维吐了吐舌头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似乎接下来这力量悬殊的一战没有任何可以担忧的地方。
  沉默了半晌姜维低语道:“若是别人我倒可能会率军前往。可如果敌将是马岱的话其实我更想一个人前去。”他说的确是实情如果敌将是他人姜维只需率军略作埋伏打个措手不及能胜固然最好即便不能胜逃命即可。他相信现今手底下的这几百老弱残兵对于逃跑一道都算是此中高手。可敌军主将是马岱情况便会大不相同。姜维为报杀父毁家之仇定会与之拼个鱼死网破。带上这几百人只会白白送了性命实在没有必要。
  马盈听了这个疯狂的计划情绪激动地质问道:“你疯了?自己去?你一定会死的!”
  姜维平静地反问道:“可我带上那几百人就能活着回来了吗?”
  马盈细细一想似乎的确如姜维所说答道:“好像……也不能……”旋即挥舞着拳头坚定而又得意地说道:“不过带上我可以。”
  姜维一脸坏笑地看着马盈打趣道:“嘿嘿你以为我会不带你?你现在是我的仆从当然要负责保护我。”
  “哼!!!”马盈噘着嘴脸上写满了不开心可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她闭口不语显然是默认了隔了一会又好奇地问道:“其实你早就打算自己一个人去了何必要急着拉拢这么多人回来呢?”
  姜维神情中闪过一丝诡诈旋即正经地解释道:“我是校尉了总不能没有一个部卒吧。再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先拉回来练着钝刀也总有磨出锋刃的那天。况且马遵那里的军饷军械能多拿一点是一点。”
  马盈噗嗤一笑道:“我看最后一点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我发现你这人可真够坏的不过……我喜欢。”说罢一抹嫣红挂上了脸颊。
  “哈哈哈哈!”两人相视而笑笑容逐渐缺德。
  盘算着日子两人需得即刻出发才能来得及于半道截击。若去的晚了恐怕蜀军早以入境并取了城池作为据点。毕竟对于边郡守卒的战力姜维是再了解不过的逃命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骑一匹枣红色劣马悬一口古旧的环首刀背一杆上了年头的红缨枪束青巾着绿衣绿袍内罩普通士卒穿戴的皮甲。姜维这一身装扮倒连魏国禁军中的普通骑兵都还远远不如。
  第一次真正的战场厮杀你死我活的厮杀就在眼前!姜维心中不禁多了几分忐忑毕竟战场厮杀与剿寇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可看看马盈却是悠闲地骑在一匹神骏的白马之上腰悬一口古锭宝刀背后飘舞着的还是那件灼眼的白色龙纹披风衬的整个人英姿飒爽光华照人。她的神态轻松看上去不像要打仗倒像是游山玩水去的。
  出发之前潘文突兀的地出现。虽不知他是如何偷听到两人的打算的可他的意思很简单直接也要跟着去。
  姜维以武艺平平为由果断地予以拒绝。
  “武艺平平?那次交手只是没吃饱饭!”潘文大言不惭地讲着借口看到姜维不为所动又扯着嗓门喊道:“你们可别小瞧我的武艺我爷爷当年可是天下闻名的无双上将!有万夫莫当之勇!”
  “那你让他来……”
  “他早不在了。我爷爷当年与天下无双的吕布大战三百合惜败而亡……”
  “……”姜维平素对陈年逸闻倒颇有也些兴趣可他实在想不起什么时候曾出现过这样一位姓“潘”的上将曾与战神吕布大战三百合……
  姜维执意不肯双方再三争执直到姜维搬出“将令”这面大旗后潘文方才悻悻地退下。虽说他的武艺的确平平可却能令行禁止倒也算是一个长处。
  姜维与马盈终究还是踏上了前途未卜的征程在他们的身后还远远地挂着两个尾巴那是太守马遵的人可以算作是另类的监军了。
  姜维不禁感叹马遵对待自己倒着实不薄送上一场葬礼还要配上司仪。
  以两个人挑战数千兵马无疑是自寻死路。一路上马盈好奇地问东问西想从姜维口中撬得一点作战计划。可姜维却故作高深地不置一词只是不断安抚道:“照我说的做便好”。
  二人行了两日终是在斜谷谷口附近遇上了安营扎寨的蜀军。姜维领着马盈如斥候一般绕着蜀军营寨假扮作刺探情报状。二人昼夜交替未曾停歇地跟踪了两日却发觉蜀军似乎并不急着行军每日只前行一二十里便扎寨且广散轻骑与斥候谨慎地观察着营寨周边的动静。这般缓慢的行军速度和古怪举动显然不是此次进犯的主力倒像是在等待着大鱼上钩。
  两天时间里姜维与马盈始终与汉军营寨保持着三五里的距离偶尔露出身形故意让蜀军斥候发现自己却又保持着警惕尽量不与对方接触。其间偶而出击随手击伤蜀军斥候却又不下杀手任其回营。
  他们就像苍蝇一般地尾随着蜀军绕着汉营嗡嗡乱叫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举动。
  两日后敌寨终是按捺不住派了一彪轻骑朝二人追来。
  打草惊蛇引蛇出洞终于成了!
  若说两军阵前对垒姜维与马盈即便是霸王项羽再世也决然不会是蜀军对手。可假使蜀军将自己当作了斥候未免意图暴露必然会想要拔掉这双眼睛定会轻骑出击这便给了姜维和马盈机会。毕竟若论单打独斗两人都有着绝对的自信。
  当然敌军主将马岱倒不一定会冲动到自己亲自出手解决也可能只派小队骑兵前来剿杀。
  但姜维在赌他在赌马岱对家传武艺的自信他在赌西凉马家的自尊决不会允许这种明目张胆的窥探行为定会亲自赶来将这两只恼人的苍蝇无情地拍死。
  只不过当远远望见蜀军骑兵队的旗帜上绣着的那个夺目的大字姜维与马盈均是瞪圆了双眼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
  赵?
  马岱呢?他还有副将?
  蜀国中赵姓的将领又适宜做马岱的副将姜维绞尽脑汁也未能寻出。赵云?不可能。论身份论资历论地位马岱给他做副将还差不多。
  当骑兵队渐渐逼近直到那个身影清晰的映入眼帘姜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个比马岱还要危险数倍的人物!
  只见迎面而来的骑兵队中当先一骑头顶亮银盔身披亮银甲胯下照夜玉狮子马掌中擎龙胆亮银枪如奔龙一般冲杀而来。
  是常山赵子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