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九品中正



  由于第二日便要启程没办法回家与母亲道别的姜维只得留下封书信托人代为转交。而他则是陪马盈在上邽城中闲逛了大半日。在这里宝刀、宝甲与宝马的踪迹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至少囊中羞涩的姜维心中是这样企盼的。
  若是徒步行军以姜维的体力一日一夜也不会觉得疲倦。但跟在马盈后面东游西逛了大半日便已觉疲惫不堪。果然陪女孩子逛街对于男人来说不亚于一场战争。在姜维的苦苦哀求下马盈才答应放过她的这个小跟班早些回去歇息。
  添置了一大堆上京路上的必需品其实有的也并不是很需要心满意足的马盈拖着精疲力竭的姜维返回了他的公廨之中。公廨便位于郡守府内二堂两侧马盈在略微打点之后也顺利进入了府中。
  由一间间几无立锥之地的瓦屋所组成的公廨便是姜维等郡守属吏平日办公与居住之所。姜维引着马盈打开其中一间属于他的瓦屋房门乍一进入便有一股霉味扑面而来马盈不禁捏起俏鼻眉头紧皱。
  一盏昏灯燃起视线渐渐清晰。整间屋子里除了一张寒酸的书案并无多余陈设。马盈并没有找到床榻一类可供歇息的家具只有一张仅容一人侧卧的草席中间部分已呈“弓”字型的凹陷下去看上去应该便是“床”了。
  平日公务繁忙之时姜维便在这张“床”上过夜。不过上计掾的工作对于姜维来说并没什么挑战整月的工作只需几日便能全部做完因此忙碌之时并不多。一旦空闲下来他总是会回到姜家村的家中居住陪伴母亲。
  对于姜维来说居于这样一间陋室尚能安贫乐道顺带还能学一回古人寄两袖清风“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但这些对于马盈来说实在只能算是将就而且是很将就。从她记事起还从没在如此简陋的屋内歇息过。自从认识姜维以后姜维家的卧室、姜维公廨的草席正在不断刷新着就寝环境的下限但她脸上的笑容却变得比以往多了许多。
  一张草席难容二人因此姜维又只能是一夜不曾合眼幸好他还有计簿要整理还有书卷可以阅览漫漫长夜有它们作陪倒也不算太孤单。
  孤灯一盏美人相伴昏暗的屋子内两颗悸动的心随着灯芯上蹿腾着的火苗砰砰地跳动着。看着那仿佛在扭动着妖艳身姿的火苗姜维的心中不知何时窜起了一股无名火一些不该有的幻想突兀地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尤其是当马盈由于独占了整张草席而感到有些难为情或是因为其他一些难以启齿的原因而开口邀他同席共枕时那方面的念头更是猛烈地侵蚀着他的理智。是做一世君子还是逞一时欢愉只在一念之间。但这一切的胡思乱想都被手上传来的阵阵痛感迅速地抛出脑外。
  第二日一早伴随着第一缕晨曦带来的清爽马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朦胧的视线中姜维手上的齿痕仍是十分清晰这令她似乎想起了昨夜发生在自己眼前的某一幕自残行为搞得她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尴尬地付之一笑。
  估摸着太守必然不会这么早便到闲不住的马盈又缠着姜维出去逛了半个晌午快到正午方才返回太守府。这次马盈依旧选择呆在门外等候但姜维没敢再借用她的匕首防身……
  虽不曾完全地卸下防备但姜维此次入府显然要比上次轻松了许多从他那轻健的步伐便能瞧出些端倪。同行之人是谁?太守今天又要自己来此做什么?一路之上姜维没少寻思这些。但这次很显然他并没有往坏的方面去想。
  见了太守方才知道说是同行其实就是要自己做一回免费的保镖。要保的人是雍州刺史赵昂的侄子姓赵名进与赵昂均是出自本地的望族天水赵氏。
  这天水赵氏起源可上溯至战国末年。赵国灭亡后代王赵嘉投降秦王对他礼遇甚厚并派赵嘉的后人赵公辅出主西戎世居天水。赵公辅主西戎期间深得民心西戎各族人民世代感念其恩德号其曰“赵王”。
  汉代时封侯的赵氏后裔中近一半出自赵公辅的天水宗族其中以营平侯赵充国最为著名。赵充国是赵公辅六世后裔西汉时人为人有勇略能征善战。迎立宣帝威震匈奴平定西羌屯田西北积功爵至营平侯位列“麒麟阁十一功臣”。
  凭靠着赵氏先祖的世代打拼天水赵氏已成为本地首屈一指的豪门大姓如同一颗百年老树盘根错节地扎根于这片黄土地上其势力已渗透到天水郡的各个角落甚至在雍州也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如今的天水郡中正便是出自这天水赵氏。赵进正是被天水郡中正官评定为上品人才从而受到朝廷征召此行正是要去京城报到的。
  日头高悬于头顶已是正午时分但偌大的后堂停院里并无赵进的身影出现。又过了三刻钟赵进方才姗姗来迟。
  姜维远远望去来者中等身材衣着光鲜。待其走近细瞧此人五官端正容貌俊朗尤其令人印象深刻是他那雪白的肤色仿佛从未见过日头将身上的一袭白衣映衬得黯然失色。
  姜维看着这个少年从自己身前缓缓踱过却始终没有和自己打招呼甚至没有偏过头来瞧上一眼只当自己是空气一般视而不见心里略有些不爽这人的架子倒还真大。
  赵进与太守相见恭敬地行个礼太守也颇为客气的还礼。虽说马遵是长辈但在这天水做官离不开赵氏一族背后的支持他又是赵昂的老属下能有今天的地位也多亏了赵昂此刻对赵进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见礼毕二人特意压低了声音耳语了一会儿赵进又从太守手中接过一片木牍其上覆有一块大小相近的木板用青泥封缄看上去应当是封书信只是不知要寄予谁。姜维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些面无表情但心里却满是狐疑从两人谈话时不经意间暴露出的鬼鬼祟祟的气质可见他们所密谈的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经过太守的引荐姜维与赵进总算是结识了简单的寒暄几句后便与太守道别一同出了太守府。等待姜维的还是那张熟悉的俏脸挂着甜美的笑容不过这一次没有了其中隐含的狡诈。而等着赵进的是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车夫却是衣着寒酸。
  赵进也注意到了马盈显然以她的绝代风采想要不被注意是件很难的事也许只有以纱步蒙面方有可能。赵进眉头微微皱着缓步向二人走来。此刻在他的眼里姜维已变成一只又臭又肥的猪而马盈却是一颗上好的大白菜。
  近得前来赵进姿态优雅地问道:“请问这位姑娘也是一道去往京城的吗?”
  “是啊。”马盈爽快地答道。
  “前路漫漫有美女相伴幸何如之!在下的马车上空间宽敞姑娘可乘此车而行。”
  “不用了谢谢。”马盈嘴上毫不留情直接而又冷淡地拒绝后便扭过头来目不斜视地望着姜维再也不去搭理旁人只留下对面一张面色铁青的脸青里还透着红。
  这虽是个好意的邀约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马盈已不知不觉地不想与除姜维之外的任何男子产生任何联系哪怕是善意的。
  女人便是这样的简单当她心中真正装着一个男子时便再也容纳不进第二个男子哪怕这男子比她的心上人好上一万倍都只如同是空气一般。况且那时候她的眼里也不会再出现比她的心上人更好的男子了。
  吃了一个闭门羹赵进眼中燃起妒火但又没什么缘由发作只能悻悻地走回自己的马车。“姜维啊姜维!你也嚣张不了多久了等到那时……哼!”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的心情方才有所好转。
  那车夫见到赵进走来急忙跃下马车恭敬地弯下腰伸手拉开车帘。但赵进却呆立在原地无动于衷对着车夫使了个眼色手指了指自己脚下。车夫见状赶忙俯身趴在地上以后背作台阶供赵进登车。赵进甩甩衣袖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一脚狠狠地踩在车夫后背一跃而上。可能他已将这趴在地上的车夫当作了姜维发泄着心中的妒火。
  这些细节并没有逃过姜维与马盈的眼睛。两人初见赵昂时还只是觉得后者仅仅是个有些傲气的富家子弟可刚刚的所作所为却完全暴露了这人的心性。
  “你们魏国的官吏都是这样的人品嘛?”马盈蹙着眉头问道。
  “你们魏国?你不算魏国人嘛?”姜维敏锐地发觉出似乎有哪里不对忙问道。
  “嗯……我们那里是西域虽说名义上算是魏国的附庸但魏国皇帝的影响力实际上还不如我们当地的一个大酋长。”马盈略微迟疑了下解释道。
  “姑且算你说的有道理吧。”对于马盈的真实身份姜维一直抱着几分疑问之前马盈便曾骂过魏武帝曹操现如今又脱口而出“你们魏国”似乎是让姜维受到了某些启发但他又没什么直接证据况且他向来不喜欢探听他人的隐私因此只能是停止胡思乱想回答马盈的质疑:“做官人品重要吗?帝国的运转不需要人品也不需要太多的才能只需要听话便好。而越是没本事的人越听话。像赵进这种人居然也能混到个上品品评真的是荒谬。这九品官人法果然只是世家大族控制选官之权的工具至于是否有真才实学人品如何倒真的不会太过关注。”
  九品官人法?马盈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汇并不了解其中的涵义这一路上便不停地缠着姜维将九品官人法的来龙去脉讲个清楚。而至于她自己有没有在听听没听懂倒并不是很在意。
  九品官人法又可以叫做九品中正制是魏文帝采纳陈群的建议于黄初元年(公元220年)制定的制度。
  汉代的官吏选拔制度中有一重要方式叫做察举制是指国家下诏要求选举各种科目的人才再由地方上的高级官员或是三公九卿按照一定的标准选拔并推荐给上级或中央经过试用考核区分等第任命官职。但此制度发展至后汉末已为门阀士族所操纵他们左右了当时的乡闾舆论完全掌控了选举过程滋生了种种腐败现象。
  而自黄巾起义以来天下人士游移户口流离官府选举无法查考乡闾的舆论察举制已不能适应当时的环境。因此一方面顾及乡闾评定的旧传统另一方面为适应士人流移的新环境就本乡之中选择一个适当的人来主持评定任务便诞生了这九品官人法。
  这一制度的具体内容是首先由郡太守推选现任官兼任中正。中正产生后品评该地人士无论其是否出仕皆登记于表表内详记年藉、家世、品状各项分别品第共分“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九品并附评语。表制成后呈交吏部吏部以此为凭进行官吏的升迁与罢黜。
  而中正官品评人物主要依据家世背景与品行才能。其中父祖辈的资历仕宦情况和爵位高低等被称为簿世或簿阀个人品行才能的总评则被称为行状。两者结合确定品第。定品原则上依据的是行状家世只作参考。但实际操作起来却是截然相反德才标准被忽视家世门第反而变得越来越重要。
  士族子弟凭借门第均能列为上品出身寒门者行状评语再高也只能定在下品。并且按照规矩中正官一职必须由上品人物担当而获得上品者又全部是门阀世族如此一来门阀世族就完全把持了整个官吏选拔的过程。这才有如今“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这样的俗谚流行于士人之间。
  而郡辟佐吏和察孝廉这些在后汉颇受重视的入仕道路便成为了低级士族与寒庶人士的主要仕途。这同样也是姜维入仕的途径他少年时以孝闻名乡里十八岁便被天水太守马遵征辟为郡上计掾。
  九品官人法自施行以来已历七年。作为天水郡最大的世家大族天水赵氏这些年来与太守马遵的关系早已是剪不断理还乱两家人甚至还结了姻亲。马遵推举赵家的人做了天水郡中正中正又将赵进的品第定为第三品“上下”将其行状定为“勇而果敢陷阵之士。”这次吏部铨选便顺利的选中了赵进这才有了这一次的相遇。
  为了让马盈迅速直观地了解该制度姜维绞尽脑汁用尽了一切方法语言上也是极尽通俗还时不时的打个比方举些例子。但听着姜维的细致讲解马盈的眼皮却不住地打起架来呼吸声也逐渐加重显然已快要进入甜美的梦乡。
  “咳咳……”长篇大论之后口干舌燥的姜维忍不住清了清嗓子恰好惊醒了半梦半醒的马盈。
  “讲完了嘛?”
  “完了。”
  “哈哈刚刚太困了。讲累了吧?多喝点水。”
  随着讲解的完结马盈的睡意也随之消退。看着那张俏脸上重现浮现出的活力姜维真是哭笑不得。“难道自己讲的东西真的有那么枯燥嘛?”他不禁在心里反省起来。
  这次的旅途对两人来说都充满着新鲜感既是第一次离开故乡也是第一次前去中原。对于青春年少的他们来说远方的未知正是他们所向往的未知的人、未知的事、未知的旅途想到这些怎能不令人心潮澎湃?一路之上两人的兴致也一直很是高涨欢声笑语不断回忆着过往也憧憬着远方。
  不知不觉渐行渐远上邽城早已消失在身后天水郡的边界就在前方不远处的天际边。而在那里一对秋雁正成双成对结伴向南飞去躲避着北国的严寒去追逐属于它们的温暖。
  但人有些时候是不能躲的;有些事是躲不开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